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章 化成灰

荣绒笑着说,“我这个人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你也别想就这么逃走。”

边宁只是冷冷看着她。

马上要响铃了,上午的考试已经结束,这一打铃就要到饭点,到时候学生们呼隆地朝食堂跑,边宁也有些饥饿,一旦饥饿,心情便有些差,想到要去挤食堂,心里更沉闷了些。

荣绒好整以暇,“你这个人,软硬不吃,咱们这样拖下去,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吧?说起来,我倒是有些喜欢上鼓山这个小地方了,就是在这里多住几年也无所谓的。”

“又在说谎。”边宁直言不讳,“你不可能在鼓山待那么久的。”

“未来的事情你可说不好。说不定我会为了达到目的,会尽一切可能跟你交上朋友呢?”

“你打心底里看不起我们这种底层人,说什么交朋友,你自己不觉得好笑吗?”

“我可以学的嘛,我学东西一直很快。”

“有些东西能学会,但假的就是假的,不可能成真。”边宁一脸的不耐烦,想走又被挡着路,又不屑于推搡这两个瘦弱的女孩,于是就站在这里,被迫应付着好声好气的荣绒。

荣绒是这样的一个人,她的话里,十句中可能有九句是谎言,但当她说这些谎话的时候,看起来就像在说真话一样真诚,她便是用这样真诚的态度撒谎的,一遍又一遍,重复又重复,条理清晰而逻辑完善,她用自己的诡辩,混淆概念,转移话题?当她嘴里说出的话已经成体系了?已经成了一个自洽的圆圈,这时候就诞生了语言的力量?让人相信她的话是真实不虚。

生在什么样环境的人?会有什么样的言语。底层人为了生存不得不撒谎,上层人为了维护利益也不得不撒谎?农人口中总是充满对不确定的天时的推测,工人嘴里说出来的数据得是精确无误的?文人的嘴是最不能相信?因为他们说出来的谎言比真的还真。

荣绒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现代大资产阶级的后代,一个把狡猾、谎言和手腕变成本能,把欺骗作为词汇?把真相当作注释的骗子。

边宁对她看得清清楚楚?这样的人,年纪轻轻就一副可恶的嘴脸,谁能指望她幡然醒悟呢?

边宁在以高标准要求自己,他寄希望于把自己打磨得钢铁一般,好让他变成一个无可争议的道德标杆?要类比于古之圣人,这是他为内心对杀戮的愧疚、恐慌、不安所建立的免疫系统。这是他在杜绝伪善的道路上付出的努力。

于是他会慢慢地?与过去的自己做一个分割。他说不好这是在成长还是别的什么。内心的标杆要付诸行动才能变成改造物质世界的精神力量。对边宁这样,因为印记而有不可避免的恶念的混乱之人?他也一直在同内心的邪恶作斗争,在同自己脑海里时刻会冒出来的破坏欲作斗争。

就像现在?边宁真的很想把荣绒一杀了之?想看着她端庄的头颅咕噜噜地在地上滚动?想看到她的睫毛在寒风里凝上一层霜,想看到血液从她的脖颈往下流淌仿佛瀑布。

谁都会有这种杀戮的念头,暴力是最直接解决问题的道路,成熟的人应该明白暴力是低级的,只能消灭肉体,制造仇恨。但当暴力的量变累积出质变,就如现代的军事力量,就如边宁的超能异力,当暴力可以否决一切的时候,它就是最大权威了,也是统治阶层得以维持秩序的基础。

边宁不喜欢荣绒,但他不可以因此就剥夺了她的性命,一条鲜活的生命,不是一个符号,不是档案上的一行生平,组成一个人的物质,一个人产生的意识,这些都是多维的,丰富的,宝贵的。

诚然在这个地球上,他可以想杀谁就杀谁。

他也会因为义愤而杀人,进行非法的审判裁决。

但他总是很珍惜生命的。

有什么样的力量,就有什么样的格局,边宁是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了,应该说,他的思维模式已经超越了个人,而向着社会,乃至整个人类物种的角度进发。

于是加入自由派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因为他能看出来,什么对人类未来是有利的,而什么是有害的。

眼前的这个荣绒,她是人类毒瘤的孽种。这么说或许太苛责一个十六岁的女孩,但这便是事实,不会因为荣绒很可爱,很娇美,很惹人怜惜就会稍有不同。

“咳咳,”荣绒故意咳嗽了两声,“你说假的不可能变成真的,但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如你当一次我男朋友,怎么样?爱情这东西总是无关富有和贫穷的,两情相悦,就是千山万水也不能阻隔,你说呢?”

边宁冷笑了一声,“你就是化了妆也没有我女朋友化成灰好看。”

荣绒瞪大眼睛,成然悚然一惊,而在不远处偷听的陶子成心花怒放,连带还有更多偷听的同学发出咦声,一时间嘈杂起来。

“你把话说清楚了!”荣绒高声叫喊,随即,下课铃响起,考完试后堆积在走廊上的学生们欢呼着朝食堂奔去,边宁溜进下楼的人群里,和荣绒之间隔了厚厚的障壁,让她追不上,很快,就消失在楼道拐角。

边宁低头走在人群里,有几个同班的男生过来拍他的肩膀,并有竖大拇指表示一声“牛逼!”

出了楼道之后,边宁故意停住脚步,等陶子成突然从身后跳出来。

“哈!”她脸上笑意藏不住,一副偷到鸡的小狐狸的样子。或许是太激动了,还一个劲要把冻得冰凉凉的手往边宁的脖领子里钻。

边宁把她的手捉住了,拿在掌心暖和些,搓一搓,把她手背搓热了,再一手拿一只手掌,等手掌也暖和了,这才松开。

路面上的积雪已经被扫去,灌木和乔木树冠上的积雪还在,屋顶窗台上的雪也还在,这些建筑风物,一个个都像是只画了眉毛的小女子,呆立在冬日寒风里,天上是阴沉沉的云堆积,似乎又有些雪片落下来了,淅淅沥沥在湿润得柏油路上,发出很轻的沙沙声。

“走吧,吃饭去,晚上想吃什么?”边宁笑呵呵的。

“你做什么都好吃。对了,下次别说我化成灰,不好听。”

边宁哦了一声,没有什么更多的表示,陶子成盯了他一会儿,气得在他腰上戳了一指头,边宁只是一脸无辜,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生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