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八十九章 黑蜘蛛

肖笛急忙转身一看,终于看清了偷袭自己的人,这是一个一身黑袍男子,从外貌上来看只是中年,但是武者实力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光从外表是根本看不出来真实年纪的,尤其是对于已经脱胎换骨过的传奇武者就更不用说了,如果愿意他们甚至可以保持一个少年的外表。

这个男人的脸很削瘦,三角眼,细细的眉毛,五官几乎都挤在一起,就像是一个放大了的蛇头一样,此时他脸上也有一丝诧异之色,显然是对刚刚肖笛能够躲过他的致命一击感到颇为意外,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常态,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一下匕首上的血,样似极为满足。

肖笛此时就觉得后背的伤口火辣辣的疼,此外还觉得伤口处传来阵阵诡异的能量,一进入自己的体内马上就开始疯狂的吸收自己的魂力,直觉告诉他,此时面对的这个家伙也绝对是一名传奇武者,实力只会在刚刚自爆而亡的罗克马之上,现在自己陷入了极大的危机,肖笛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不能慌乱,不然恐怕就更艰难了。

他冷静的一边运功疗伤一边问道:“看阁下应该也是有身份的人吧,这么偷袭我一个年轻人恐怕有失身份吧?难道不觉得卑鄙么?”

黑衣男人阴阴的一笑:“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能如此镇定,肖笛你果然不是一般人物,值得老子亲自出手,能够看出老子的实力不凡看来你眼光还不错,但是你的话未免太幼稚了,战斗就是看谁能活到最后谁就是胜者,哪里有什么卑鄙不卑鄙的区别,嘿嘿。”

肖笛竟然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对方的话:“阁下言之有理,不过以你的实力肯定是个名人,敢不敢把名字告诉我?”

黑衣男人哈哈一笑:“肖笛,我知道你说这么多话就是想要拖延时间来和老子说话其实是为了疗伤,你以为这点小心思就能瞒过老子么?哈哈哈,老子不过是将计就计罢了,现在是不是感觉伤口有种麻麻的感觉呀,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斯派德尔是也,布兰科。斯派德尔。”

听到这个名字肖笛脑子里‘轰’的一声,一般武者其实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但是到了一定级别的武者圈子里面就不同了,那可以说是如雷贯耳,提前他的外号则更加出名,高阶武者们人人也都是畏惧三分——黑蜘蛛!

叫这个外号的人在整个大陆是数不胜数,许多擅长用毒的武者都爱这个令人畏惧的称号,但是最名副其实的还是这个布兰科。斯派德尔,整个东部王国大陆说起最顶尖的毒属性势力一共有四家,分别是四大帝级武魂九头蛇,双头蜈蚣,莽牯朱蛤,黑寡妇蜘蛛,其中九头蛇的木家名声最大,位居八大豪门之一,但是其余三家也都是各有特色,只不过整体实力不如木家而已。

四大帝级毒系武魂除了一般毒的效果以外,都还有特殊的附加能力,九头蛇毒是麻痹,中了九头蛇毒的武者除了生命力快速流失以外身体的动作也会不同程度的变慢甚至完全无法动弹,而黑寡妇蜘蛛的追加效果则是扰乱对方的武魂,使得对方魂力减弱,最终甚至能够完全无法发挥。

而这个斯派德尔就是黑寡妇蜘蛛的布兰科家族的一员,此人心情残暴,而且睚眦必报,就算在本家族中也是声名狼藉,曾经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嘲笑过他的容貌而残忍的杀了对方一家人,最后被家族驱逐出门成为了一名流浪武者。

但是不得不说这个斯派德尔天赋确实太出众了,他离开家族之后选择做了一名黑暗世界中的杀手,靠着自己的能力和狠毒的性格硬是从死亡之中杀出一条路来,成为了一名最顶尖的S级别的刺客,代号就是黑蜘蛛,在地下世界中提起这个名号那绝对是大名鼎鼎,不知道多少九阶强者也都死在了他的那两柄传奇武器‘半月刀’之下。

而且从底层一路爬上来的斯派德尔将他扭曲的性格发挥到了淋漓尽致,此人没有丝毫的道义可言,下手的时候无所不用其极,而且还喜欢虐杀别人,可以说是恶名赫赫,还好随着他的地位上升,价码也是越来越高,能够请得起他的人就少之又少了,这才避免了许多人的悲剧。

听到今天偷袭自己的竟然是这个家伙,肖笛就彻底的放弃了和对方和平解决的念头,如果说罗克马还是因为愚忠于父亲和家族才和自己不死不休,本人和肖笛并没有多少仇恨的话,那这个斯派德尔就完全是自己享受这种击杀超级强者,尤其是自己这种天才年轻人的过程,和他讲道理那完全是没用的,只是不知道是谁这么仇恨自己,宁愿花了这么大代价也要对付自己,难道是玄天堡?

其实肖笛猜的一点没错,不过情况比他想的还要严重一些,玄天堡的前任堡主罗孚本人也是传奇武者,而且将将处于传奇武者榜的十名左右,所以他对肖笛是非常忌惮,不仅安排了自己私生子罗克马这枚棋子,同时还找了自己的好朋友木家的太上长老木良心来帮忙,木良心也和罗孚处于同样的位置,于公于私对肖笛都没有好感,自然一口答应。

斯派德尔来这里就是木良心中间牵线搭桥——同为毒属性豪门之间还是有着许多联系的,本来斯派德尔根本不屑于对一个毛头小子出手,但是罗浮却带来了让他无法拒绝的条件,一块足有拳头大小的山脉之心。

这对于刚刚才突破传奇武者不足两年的斯派德尔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这山脉之心足以让他将境界变得更加稳定,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然后最快速度的赶奔到了凯尔山。

其实在他看来罗浮和木良心两人实在是多此一举,乐克马虽然是刚刚晋级到了传奇,但是也绝对不是一个九阶武者所能对付的,更何况还有空间禁锢法阵卷轴这种珍贵的道具,他只要在旁边袖手旁观,然后回去就可以轻松交差即可。

哪里知道最后肖笛竟然不知道从禁锢法阵中跑出来了,而死的却是乐克马一个人,这让斯派德尔是大感意外,不过他毫不犹豫就趁着肖笛分神的一刹那出手偷袭了对方,他的领域能力非常特殊,并非直接的毒属性攻击而是可以完全隐匿自己的气息,所以才让肖笛都没能发现就成功得手,只不过肖笛的感知和身体素质实在是太过变态,这才没有被一击致命,但是也中了他的黑寡妇之毒。

凡是中了自己毒的人从来都没有一个能够活着的,而且越到后面状况越惨,斯派德尔对于自己的毒有着绝对的信心,他现在就像是玩弄着爪下的老鼠的猫一样,戏谑的看着肖笛。

肖笛此时已经感到魂力有点开始出现紊乱的状况了,要是全盛状态肖笛还有信心和对方纠缠一番,最起码也能够逃脱,但是他毕竟刚刚和乐克马大战了一场,又连续施展了唯我独尊武技的三招,现在无论魂力还是真元都不足一半,情况可以说是危急到了极点。

肖笛一边在脑中快速的想着对策一边耐心的观察周围的环境,身体不由得就靠到了旁边的空间禁锢法阵的屏障之上,他心中顿时就是一动,这屏障自己可以自由出入,但是斯派德尔就不行了,可以在这上面做一篇文章。

想到这里肖笛对斯派德尔叹了一口气:“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黑蜘蛛,看来我这次是没有机会了,不过你能否满足我的好奇心,告诉我到底是谁这么想要我的命,竟然能够花大价钱来请你这样的顶级传奇刺客出手呢?”

虚荣心人人都有,斯派德尔也不例外,听到肖笛的恭维斯派德尔不由得还是颇为开心,他也明白面前这个年轻人的天赋在自己之上,三十多岁的年纪,以一个九阶武者的身份就能够击杀传奇武者,这就算狂妄如他也是不敢想象的,这样的人的认可那绝对是一件足以自豪的事情。

更何况他也知道肖笛不可能驱除出自己的黑寡妇毒素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只能是对自己更加有利而已,所以他漫不经心的说道:“好吧,你今天死在这里肯定是非常不甘心,那老子就难得做件好事,满足你的好奇心吧,老子和你无冤无仇,但是玄天堡的罗浮和九头蛇木家的木良心两人却非要取你性命,而且还允诺给了老子一块山脉之心,所以老子也就马马虎虎帮他们一次了。

现在你明白你的真正仇人是谁了吧,待会儿到了那个世界可不要怨恨老子,虽然老子也不在乎,哈哈哈,现在你可以乖乖送死了吧?我劝你还是自杀的好,要是让老子动手你只能多吃苦头。”

肖笛突然一笑:“黑蜘蛛,多谢你的情报,不过我现在还没打算去那个世界,要去还是你自己去好了,我先走了,再见。”

说完肖笛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十字形的传送法阵——他刚刚其实就在趁机悄悄的吟唱,只见白光一闪,肖笛的身影突然直接消失不见,然后就出现在了那座空间禁锢法阵之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