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章 击溃高登

在这一点上高登判断完全没错,全属性八阶的肖笛身体素质本来就变态的可以,真元恢复速度起码也是同阶武者的一倍以上,再加上碧空之歌本身也有降低真元消耗的彪悍属性,所以他的持续作战能力绝对是强到令人发指的。

高登已经顾不上所谓的强者尊严了,对着手下暴喝道:“你们这帮混蛋在磨磨唧唧个什么,对方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你们还打算在这里浪费多久?莫非你们就想在旁边一直看老子笑话吗?”

高登的怒吼把他的几百名手下都从震撼中给惊醒了,想到高登的残暴个性众人不由自主的都打了个冷颤,这要是再不拼命的话这一战就算是赢了战后也未必能够不被惩罚,而高登大人最喜欢的发泄怒气的方式就是空手把人撕成碎片。

高登麾下的五百米骑兵中有三名八阶能力的副队长,其中两名力量属性,一名敏捷顺序性,这时候看到老大怒了也都拼命了,纷纷动用了自己的血脉能力想要打破僵局。

其中为首的一名副队长是高登的族弟,拥有的同样是牛角怪血脉,这时候他的身体猛然暴涨一圈,强行冲破了地面上的流沙制限,悍然一马杀出向着修罗帮对面的重装步兵群中冲了过去。

他的气势不可谓不凶猛,但是在途中却突然出现了纳达尔的身影,从开战到现在他一直是不声不响,完全没有存在感,但是关键时刻马上就出现了最关键的位置上,这也正符合他的性格。

两个人顿时火星撞地球一般的剧烈对撞在了一起,那名副队长携带着血脉爆发后的巨大力量想要把这个该死的眼中钉一下子给撞飞,只见他的大砍刀强行的把纳达尔的金钟护身真元给砍出一道巨大的裂缝出来,然后正正的砍在了纳达尔的左肩之上。

不过这人的笑容仅仅只停留了一瞬间,他这威猛绝伦的一刀虽然确实砍破了纳达尔的护身真元和铠甲,也伤到了纳达尔,但是也仅仅只是轻伤而已,而且纳达尔的表情都没有变,好像那一刀不是砍在他身上一样。

这时候他也感受到了金钟武魂的反弹之力——这反弹力是按照比例来的,攻击力越强反弹力也就越强,他动用了血脉能力又蓄势已久的一刀威力确实惊人,所以受到的反震之力也是额外大,他的冲势硬生生的被挡住不说,双手也是一阵发麻,接下来的第二刀再也砍不出来。

这时候纳达尔也动了,他不动则已,一动则如雷霆万钧,像是狮子一样的怒撞到了对方身上,左手的盾牌同时重重的拍在了对方的脸上,对方可没有他这样的防御力,全身上下直接被撞断了不知道多少根骨头,一下子就直接晕了过去。

这就是纳达尔的战斗方式,从来都是简单粗暴,绝不害怕以伤换伤,反正他根本不怕受伤,更何况绝绝大部分的情况下都是对方的伤更重,这个副队长自以为得计,没想到却选择了纳达尔最喜欢的战斗方式,所以才一招就落败了,不然他要是慢慢纠缠的话,纳达尔固然能胜利,但是以他的攻击力想要打倒对方也要费不少时间。

看到这个副队长一招就败了,纳达尔仍旧站在最前面稳如泰山,高登手下的人顿时就是一阵慌乱,这时候只见金光一闪,亨利一个适时的治疗术马上丢在了纳达尔身上,他之前的那个本来就不重的伤口马上就开始缓缓恢复,看到这个无疑让那些人更加绝望。

另外的那名敏捷八阶的副队长是一名射手,他看到己方士气低落急忙对着远处的格鲁大吼道:“小子,看你也是一名弓手,你敢不敢和大爷我单挑啊?看你年轻,大爷我让你先出手。”

说完他还扬起手里的巨弓示威性的晃了一晃,高手单挑无疑是提升战士们士气最好的方式了,没有之一,他就想用这一招让己方的战士们重新提起士气来。

当然他这么做也是心里有底的,他的血脉是一种叫做邪眼魔的可以用眼睛发出邪光来远程攻击的恶魔,由于魔族中大部分都是近战,少部分是魔法类型,而远程的种类非常少,他的血脉也让他变得物以稀为贵起来,仅仅只是居于恐怖的美杜莎之下,所以在他看来对付这个脸色苍白的瘦弱小子绝对是手到擒来。

他身边的魔族战士们马上就齐声吼道:“单挑,单挑,单挑。。。”,他们一边喊一边拍击着手里的武器,就像是在打击什么乐器一般,按照魔族重武重尊严的传统,当大将单挑的时候双方士兵都会暂时停战,直到双方分出胜负,而不敢接受对方挑战的将领则会被所有人看不起,包括己方的战士。

而格鲁身边的弓手们也都停止了射击,静静的看着他们的首领作何反应,是接受对方的挑战,还是继续围杀,毕竟现在他们牢牢的占据着主动权。

这时候只见远处的格鲁手里的黄金弓只是一闪又放下了,然后他平静的说道:“抱歉,我没法和你继续单挑了,因为你已经败了。”

这时候这个副队长才觉得心口的地方一痛,他低头一看大吃一惊,只见一根利箭正中自己的胸口,原来刚刚格鲁只是一引弓自己就已经中了,这是何等的速度和准度,比自己不知道强了多少。

他一边往后倒一边还在不服气的喃喃自语:“不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快的箭,绝不可能。。。”,话没说完就一头倒栽在马下,死了。

刺客也好,弓手也好,这些敏捷类型的武者大多都是攻强守弱,他们个个攻击力爆发力强到爆表,但是防御力和生命力却又低的可怜,这个副队长也不例外,再加上他轻敌之故,他要害之处中了格鲁一招爆裂箭就直接挂掉了。

本来喧闹的战场上顿时安静了一瞬间,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场单挑竟然这么快就分出了胜负,格鲁的射程之远,命中率之高,攻击力之强都远远的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堂堂的八阶敏捷武者刚刚喊阵完后一招就被杀了,比和纳达尔对战的那位副队长下场更惨。

这下子高登那边本来就低落的士气瞬间更是降低到了冰点,甚至连唯一没受伤的那名八阶副队长都慌神了,他完全没有想到不仅肖笛本人是变态,竟然以八阶之力压的自己老大喘不过气来,就连他手下也个个都是变态,这仗没法打了。

所以他也萌生了退意,悄悄的掉转马头就准备开溜,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胸口一痛,然后一个非常好听但同时又冰冷冷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现在才想着逃跑?已经太晚了,呵呵呵。”

他低头一看,只见两截匕首同时从他的后心刺穿,然后一个倩影从他身边飘然远去,只留下了一股淡淡的香风,而他自己的身体却已经完全失去了直觉,甚至连痛楚都感受不到了,这位副队长最后的一个念头就是——真是好厉害的毒。。。

原来肖冰的暗月队从一开始激战就躲在旁边静候时机,后来双方开始有缠斗之后,他们就趁机躲到了对方的马前马后马下等地方,肖冰的目标自然是对方剩下的最后一名副队长,又趁着几场激战对方分心之时一击而中,随即远逝。

至此,高登麾下的三名副队长,两死一昏,已经彻底的退出了战场。

而剩下的中层军官也在肖冰麾下的其余刺客们手下被重点照顾,大部分也都是非死即伤,没有了军官的士兵们几乎可以说就是一盘散沙,溃不成军。

肖笛斩钉截铁的高声对高登的所有手下说道:“你们都听好,马上放下武器双手抱头站到一边,我可以保证不伤害你们,不然我就不客气了,你们只有一分钟考虑时间,过时不候。”

那些人顿时更加慌乱,大部分人开始犹豫着放下了武器,这时候一个幸存的小头目举臂怒吼道:“都给我住手,不要听这个妖人的蛊惑,你们难道想要背叛高登大人和兰考大人吗?”

他的一番话让不少准备投降的人又停下了脚步,肖笛皱了皱眉马上给格鲁从意念上下了个指令,格鲁冷冷指着那个小头目说道:“所有人听我命令,跟着我的箭齐射一次。”

说完格鲁张弓搭箭一箭就射翻了那个头目,然后他麾下飓风营所有的弓箭手马上就是一轮齐射,只见刹那间以那个小头目为中心方圆五米以内布满了几百支利箭,在这个范围内的十几个人躲闪不及连人带马都被射成了刺猬。

这就是格鲁麾下飓风营在他特训之下的绝技之一——齐射,所有人都会跟着格鲁的箭形成小范围的无差别定点打击,威力十分惊人。

格鲁手里的弓缓缓移动着,指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混乱,所有人都明白只要有人再敢像刚刚那个小头目一样煽动人心的话,下一刻他的周围就会被箭雨覆盖。

这成了压倒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剩余的所有高登手下的士兵纷纷把武器丢下双手抱头蹲到了一边,高登的这支队伍直接土崩瓦解,除了死掉的以外,全部都做了修罗帮的俘虏。

PS:推荐大家街霸对战平台,和俺一样有情怀的老男孩可以去看看,阿杜跟,敖友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