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一十四章 初见哈特

那群人完完全全被肖笛的气势震住了,开始过来老老实实的收拾现场,安置乔治他们,为了行动方便,肖笛还让他们准备了几辆大车,到时候让乔治他们上车即可。

只不过他们来的时候坐的可是豪华马车,现在就只能坐最普通的牛车了,而且还得好多个人挤一辆,至于他们的武器装备肖笛自然不会放过,这些可都是高档货,虽然他用不上但是修罗帮需要的人可是多得很。

这里面还有一件连肖笛都赞不绝口的装备——那就是乔治手里的史诗级宝剑‘碧空之歌’,这个和统御法杖一样是属于举世唯一的特有装备,但是无论名声还是效果都在统御法杖之上。

统御法杖的效果是额外增加两层的魔法穿透,而碧空之歌则是物理和魔法穿透各增加一层,此外还拥有一个所有技能真元消耗减少两成的特效以及超级坚固的属性,就算是和锤斧之类的重兵器碰撞也不虞有他,综合起来对肖笛这种全能型武者更加适合,这么好的东西肖笛当然不客气的占为己有了,反正放在乔治手里也完全发挥不出它的威力。

肖笛已经想好了,到时候统御法杖就可以给法雪莲,法雪莲的天赋并不差,尤其是帝级武魂黑暗天使长也是非常罕见,在心智魔法上面有着极强的加成,只要有了足够的资源支持,她的实力增长应该也很快,一旦达到了七阶之后勉强也算一个拿得出手的辅助战力了。

由于晚上行动多有不便,肖笛在石堡镇里打坐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带着几辆大车出发了,目标自然是哈特他们的军营,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一天就把事情给办妥了,早知道都不用肖冰去忽悠了,直接和自己一起行动就完了,还能多多锻炼一下她。

哈特的大营距离石堡镇并不太远——大概乔治他们也害怕距离大军太远,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就叫天天不应了,所以只是在大军周围活动,队伍还没走上半天,肖笛突然随手一挥,一道霹雳闪电临空而降直入旁边的林子深处,队伍里面的人都是一愣,肖笛无缘无故对着树林放什么魔法啊,难道真元太多了吗?

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惨叫,一个人直挺挺的从一棵树上掉了下来,大家急忙一看,正是一个一身草绿色军装的斥候,只不过现在已经满脸焦黑一片,浑身还被雷电之力轰击的抽搐个不停。

这本来是哈特部队的一名斥候,潜伏在这里一方面是放哨,另一方面如果有敌人的斥候来侦查的话也可以把他拿下,他自以为躲得很巧妙,但是在感知八阶同时还做过将近三年斥候队长的肖笛面前那就不够看了,完全就像是一盏明灯一样的耀眼。

肖笛下马在那个斥候身上重重踢了一脚:“起来吧,不要装死了,你好歹也是七阶的斥候,一个六级的霹雳闪电而已,伤势没这么严重吧。”

正如肖笛所料,那个斥候虽然也受伤不轻,但是还有战斗力,他本来想要伪装重伤等肖笛走过来的时候偷袭一把的,但是肖笛这一脚极重,他感觉就像是被战锤抽过一样,直接喷了一口血出来,积蓄的真元也被一脚踢散了,这下子是真的受了重伤。

他勉强支撑起上身又惊又怒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前面不远就是我们政府军的大营,老子就是那里的斥候,你竟敢打伤我,不想活了吗?”

肖笛淡淡一笑:“我找的就是你们政府军的人,这次我饶你不死,不过你得回去替我给哈特和佛克斯带个话,就说我肖笛回来了,想要和他们做一笔交易。”

斥候一愣,他根本没想到在这个大陆上竟然还有人不害怕政府军的势力,他就觉得肖笛这个名字很是熟悉,突然想起来了:“肖笛,你竟然是肖笛!你不是早就死在黑石山的副本空间里面了吗?”

肖笛微微一笑:“想不到连你也知道我的名字,不错,正是我,你就回去带话吧,他们要是不相信的话就给他们看看这个。”

说完肖笛直接把从乔治和皮特身上剥下来的军牌丢给了那个斥候,这个是政府军每名战士身份的象征,就算将军也不例外,有了这个就能证明乔治和皮特现在在肖笛手上了。

得知肖笛的身份之后,这个斥候再也不说一句废话,慌忙接过两个铭牌飞也似的逃走了,只不过他挨了一脚后受伤不轻,走路踉踉跄跄的倒像是一只鸭子。

有了这个斥候去报信肖笛就不着急了,慢悠悠的骑马押着车向前走去,驾车的车夫都是从石堡镇上重金召集过来的士兵,对于肖笛自然是言听计从。

此时哈特和佛克斯正坐在中军大营中喝茶聊天,一群高级军官旁边作陪,这次的任务实在是太轻松了,面对一个连一个八阶武者都没有的地域,他们根本都紧张不起来,每天讨论的都是未来如何管理这里或者这次会获得什么封赏之类的事情,关于这场战役本身反而没什么好讨论的——完全的碾压还要讨论个毛线啊。

今天一早他们又收到了一封信件,来信的人自称是蝮蛇组织的刺客,说他们已经在准备刺杀修罗帮的高层了,希望他们能够暂缓攻击,落款上面有着蝮蛇组织的图章,而且还是一个坛主。

所以哈特两人更是乐得清闲,优哉游哉的看好戏就行了,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亲兵来报告,说是斥候第三小队长林格回来了,说有要事报告。

哈特也没多想就让林格进来,不过当林格进来之后众人都是哄堂大笑,原来林格脸上一片焦黑,还留着被肖笛霹雳闪电当头轰中的效果。

哈特也笑道:“林格,看你那副熊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了?你可是七阶的斥候,在赤脊山这个地方能够伤到你的人应该不多吧?”

林格哭丧着脸说道:“报告军团长,大事不好了啊,肖笛来了,我身上这伤就是他给留的。”

哈特还没反应过来,他实力虽强但是头脑可是一般,不由得皱眉问道:“肖笛?什么肖笛?”

林格急忙说道:“就是一年多前去黑石山副本探险的那个肖笛啊,他根本没死,而且实力貌似比以前还增强了许多,我怀疑他已经是八阶武者了。”

房间里的笑声顿时小了许多,哈特身旁的福克斯急忙问道:“你确认那个人就是肖笛吗?林格。”

林格肯定的点点头:“确定,说实话我一开始也不相信是他,但是他举手投足间就打败了我,而且我之前也曾远远见过他几次,这个无论说话,走路,手势等等都很像,绝对错不了。”

房间里面‘哗’的一声就是一阵喧闹,肖笛竟然还活着,这简直是个重磅消息,这要是谁能把他生擒活捉献给尤达和申将军的话绝对可是大功一件啊,至于林格身上的伤都被他们选择性的忽略了,都觉得这是他轻敌所导致。

福克斯追问道:“肖笛这家伙想要做什么,人在哪里,你快点仔细给我们讲讲,我们也好决定如何对付他。”

林格摸了下身体,被肖笛打伤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他认真的说道:“肖笛此刻距离我们这里不远,而且还在向我们这里靠近,我感觉他的实力应该已经达到了八阶,只不过无法确定是哪方面的属性,而且还有个很棘手的事情,乔治和皮特少爷现在都在他手里。”

只听‘咣当咣当’,哈特和福克斯手里的茶杯都掉在了地上,哈特一拍桌子怒道:“你说什么,乔治少爷他们都在这个肖笛手里,那我们回头怎么向两位将军交代?你真的没有看错?林格。”

林格苦笑一声掏出了肖笛给他的那两个铭牌,哈特一看傻眼了,回头看着佛克斯抓头道:“狐狸,你说这他妈的该怎么办?这小子简直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动乔治少爷他们。”

佛克斯沉吟了一下说道:“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既然这个肖笛已经来了那我们就和他见见,然后再见机行事吧,到时候大家看我眼色行事就行,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能让这小子一个人唬住不成?”

哈特点点头,命令在场的人都做好战斗准备,并且通知士兵们也都集合起来,然后带着众人走出了军营大门。

没有多久就看到肖笛的车队缓缓而来,看到哈特等人之后肖笛随手一摆,车队马上在他身后一字排开,里面的乔治等人都被捆的结结实实的,身上闪亮的装备华丽的衣服也都剥了个干干净净,穿的都是最普通的单衣,然后像是一堆木材一样的堆积在了一起,不要说官二代的待遇了,就算政府军里面最普通的士兵看上去也比他们要强一些。

肖笛策马缓缓的走上前来,对着哈特微微一笑:“这位就是哈特大人吧,血巨人武魂果然不同凡响,真是一员猛将啊,呵呵,不过我今天来找你们只是谈一笔交易的,让塔楼上的兄弟们把那些弩箭什么的都放下吧,万一伤到什么花花草草就不好了。”

PS:碧空之歌,怨念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