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一章 恶毒的女人

克丽丝笑道:“那是自然,告知这个消息只是一件事,小妹还有另外一件事想要拜托几位大哥帮忙,这几个小畜生实在是太可恶了,就算他们死了我也咽不下这口气,我一定要让他们所有的亲朋好友都不得好死才行,让所有人都明白得罪了我克丽丝是什么下场!”

听到克丽丝语气中的怨毒,在场的几个男人心里都不由得一阵发冷,看来女人真是不能得罪啊,尤其是克丽丝这样心胸狭窄但又掌握大权的。

房间里面沉默片刻后杨阔天皱着眉头问道:“克丽丝夫人,这事不是杨某不帮忙,只是我听说那个肖笛背后根本没有什么大势力支持,我们就算要打击也根本没啥目标啊。”

克丽丝淡淡一笑,将几本小册子轻轻放在桌子上:“没有大势力并不表示没有,我已经找人仔细调查过了,从他出生到到死在黑石山副本里面他认识的所有人的情报都清清楚楚的列在上面,请大家看看吧,我的要求很简单——这些人都要死,当然我也不会让大家白忙活,这里面每个人后面都有赏金,算是我的小小心意。”

几个男人都是一震,每人拿过一本小册子一看不由得更是目瞪口呆,里面竟然把肖笛在出生的肖家村里面发生的许多小事情都记录了下来,也不知道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完成,更令人震撼的是,里面许多连黑铁武者都不是,在他们看来简直连蚂蚁都不如的小人物,克丽丝竟然也都给出了很高的赏金。

粗粗估算一下,这本小册子里面的悬赏加在一起,克丽丝竟然花费了一万彩晶石以上的代价,这还不算她为了取得这份情报的花费,这就算是她拉法家族主母的身份也绝不是一笔小数目了,可见她对肖笛恨到了什么程度。

几个男人互看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畏惧和忌惮,最后还是头脑最灵活的木天俊咳嗽一声打破了尴尬:“既然克丽丝夫人有此愿望,我们自当效劳了,我刚刚大概看了一下,这个肖笛所走过的地方主要分布在我们八大家族的三个的下属势力下面,分别是九竹堂,玄天堡和我们木家,我和杨兄自然没有话说,只是玄天堡可和我们一直不太对付,这有点难办哪。”

克丽丝笑道:“不愧是天俊兄,头脑果然过人,一眼就看出来问题所在了,其实这个也简单,不过是对付几个小人物而已,就算不用玄天堡的人也没问题,只要我们把悬赏发出去,那些地下世界里面的老鼠们还不有的是?”

木天俊点点头:“夫人说的不错,不过咱们八大家族行事要有我们的规矩,这事情最好还是和玄天堡的人打个招呼比较好,我正好还和玄天堡一个长老有点私交,这事情就交给我去吧,反正也不要他们自己动手,只要睁只眼闭只眼就行了。”

克丽丝高兴的说道:“这真是太好了,这忙当然不能让天俊兄白帮,待会儿我就让人给你送上十颗艾泽拉斯钻石过去,天俊兄千万别嫌少啊。”

木天俊哈哈一笑:“我知道你们拉法家族富可敌国,夫人又是当家主母,那我就不客气了,只不过说上几句话而已就能拿到这么多钱,以后要是还有这样的机会夫人可记得找我啊,哈哈哈。”

众人都是哄堂大笑,然后聊了一会儿后都散去了,这些只不过是小事而已,他们只要说上一句话自然就有手下做的妥妥当当的,更何况这次赏金这么高,就连他们也都有点心动,去的人恐怕更是抢破了头。

木天俊他们走后,克丽丝咬着牙对穆雷说道:“穆雷,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娘去办,我已经探听到纳达尔那个贱种把那个贱人藏在荆棘谷王国了——哼,他以为藏在战场前线就安全了吗?你找人给我去把那个贱人带来,我要好好的招待招待她,记得一定要带活的,要是她死了,去的人就准备偿命吧。”

穆雷冷笑一声道:“母亲大人放心,这事情我一定安排好,我也早看那个那个该死的狐狸精不顺眼了,要不是父亲大人面慈心软孩儿早就干掉她了。”

克丽丝欣慰的说道:“还是孩儿你最乖,不过这事情可大可小,那个贱人虽然卑贱但是毕竟身份特殊,要是被人抓住作文章也很麻烦,你千万不能亲自去,找个可靠机灵的人去就行了,到时候事成之后悄悄做掉他就是了。”

穆雷笑道:“母亲放心,小事一桩而已,孩儿知道怎么做。”

这次小型会议在八大家族之中实在算不了什么,这样的密谋他们每家每天都会发生无数次,尤其是这次涉及到的地方根本没有白银级别的势力,人物更是在暴风城的大人物们看来连蝼蚁都不如的废物,但是此刻没有任何人想到,这竟然会成为了未来影响到整个东部王国甚至艾泽拉斯大陆格局的大事件的导火索。

。。。

艾泽拉斯历9999年秋天,艾尔文王国,闪金城,北郡镇,肖家村。

这里正是肖笛出生之所,只不过无人知道当年那个可怜的年轻人的灵魂其实早已经被‘肖笛’从未来穿越而来取而代之了,不过肖笛占据了他的身体的同时也等于救了他一命,不然他恐怕很难逃脱当时大长老肖啸天的暗算,更不用说后面接踵而来的无数挑战了。

肖家村本来只是北郡镇上的黑铁势力北郡宗的一个下属势力,不过自从肖笛进入北郡宗并且出人头地之后,这里早已经脱离出来成为了一个独立的领地,不用再向任何势力缴纳赋税以及承担徭役。

而自从肖笛更进一步去了青铜势力水晶之门之后,还在北郡镇留下一个修罗帮,几年下来已经被王幂他们经营成了可以和北郡宗平起平坐的势力,而肖笛在这里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传说中的人物,虽然他现在实际上只不过还只有二十五岁而已。

作为修罗帮的后勤基地,肖家村的所有村民现在都过得非常开心,肖笛的父亲肖凡和母亲肖云更是被所有人奉若神明,肖笛后来曾经屡次来信让他们去闪金城里面去住,要不是他们老两口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平静和悠哉生活的话早已经过去了。

但是这天早上,多年来的平静突然被打破了,来自北郡宗的一大帮武者突然包围了肖家村,为首的是一个初阶青铜武者,名字叫做葛家豪,他大模大样的骑马直奔村长肖战天的家中,连招呼都不打直接破门而入。

肖战天是整个肖家村的第一高手,但是只不过是高阶黑铁修为而已,对于肖家村来说青铜武者已经是不可触及的强者,这么多年来一共也没见过几次,而且还都是修罗帮的人。

肖战天虽惊倒也不乱,冷静的问道:“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今天来我们肖家村有何贵干?”

葛家豪根本就没把肖战天放在眼里,他傲慢的居中而坐,对于肖战天的问话也是不理不睬,他旁边的随从马上斜着眼看着肖战天说道:“老头儿,你就是这里的村长肖战天吧?我们葛家豪公子是从北郡宗过来的,你还不赶快下跪参见?”

肖战天强压怒火不卑不亢的说道:“我们肖家村早已经不归北郡宗管辖了,参见之事不知从何说起?我们和你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们要是来这里参观游玩我们欢迎,否则的话还是请回去吧。”

那个随从哈哈大笑,无礼的用马鞭指着肖战天道:“老东西,我们公子让你参见是给你面子,简直是给脸不要脸,讲的好听点你们肖家村是我们的下属势力,说得不好听不过就是我们的奴隶罢了,之前几年我们只不过有要紧事懒得理你们罢了,你们还真得寸进尺了,我现在命令你们马上重新归顺我们,再把仓库里面所有的东西都上缴。”

肖战天实在是忍无可忍,一把夺过这个狗腿子的马鞭扯成两截怒斥道:“哪里来的混账,你胡言乱语些什么东西!当年脱离你们北郡宗可是经过你们长老会和宗主答应的,还轮不到你说话。”

这时候坐着不动的葛家豪突然伸手只是凭空一推,肖战天就觉得一股大力传来,顿时被推得踉踉跄跄,一下子就跌坐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毕竟青铜武者和黑铁武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他根本没有抗拒之力。

葛家豪冷笑道:“老东西,区区一个黑铁武者还敢在本公子面前放肆,按照我们北郡宗的规定,你们作为下属势力已经好几年没有上缴赋税了,今天拿走你们仓库里所有的东西只是小惩大诫一下罢了,来人啊,去把他们的东西都拿来,记得查的仔细点啊。”

说完葛家豪挥了挥手,一大群狗腿子马上如狼似虎的跑了出去,不仅把肖家村的仓库洗劫一空,每家每户的好东西也都拿了不少,他们的实力远超肖家村众人,不少反抗甚至只是抱怨了几句的村民都被他们一顿毒打,而肖云肖凡夫妇正好去北郡镇上看望王幂肖莉她们去了,这才逃过一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