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七章 我肖笛回来了!(一)

肖笛一收脸上的笑容,一把将身上披着的外套和披风都扯掉,露出了里面的军装,这次轮到查克等人脸色变了,因为肖笛那枚精英中校的军衔正赫然闪耀在他们面前。

政府军的精英中校即使在八大豪门级别的势力中也相当与高级管事甚至低级别的长老,在普通的白银势力中更是绝对的实权长老了,就算在高手多如云权贵多如狗的暴风城里面,这个身份虽然还不能算很高,但至少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了。

而且此刻就算是八大豪门的长老在这里也不能比这个军衔更加有威势,因为那些人毕竟要给政府军面子,而肖笛则不同,他自己就是政府军的人,和查克的冲突完全是‘自家人’的内部事宜,而且还有诸多的军规可以参照。

查克脸上的傲慢完全不见了,冷汗马上就冒了出来,他心想暴风城里面不要说精英中校了,就算是少校自己也都全部认识,这个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呢?

但是他却没有丝毫怀疑肖笛身份,冒充政府军的军官尤其是精英军官那绝对是重罪,几乎没有人敢做这种事情,更何况还敢来暴风城总部?那纯粹是自投罗网。

查克急忙换了一副笑脸:“大人,误会,这绝对是误会,都是卑职御下不严,冒犯了大人的虎威,卑职马上就严惩他们,请大人移步到卑职的房间,卑职为大人摆酒赔罪。。”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肖笛冷冷的打断了:“查克,废话少说,我们政府军军规第一条是什么,给我背一遍。”

肖笛现在心情很不好,首先是因为被那两个门卫粗暴的打断了对往事的遐思,其次他刚才血腥战场上返回来,没想到一来就看到同为政府军战士,这里已经混乱成了这样子,只懂得欺压同胞,他顿时替那些在前线上受伤战死甚至死后还被对方当食物给吃掉的战友们感到不值。

所以肖笛根本不想给这个查克任何面子,虽然对方显然已经服软并表示出‘贿赂’他的意思了。

看到肖笛的脸色和语气,查克知道这次事情大了,顿时汗如雨下,哆哆嗦嗦的说道:“这个,大人,大人,我,我。。。”

肖笛冷冷说道:“你哆嗦个什么,新兵头一天来都知道第一条军规是什么,你一个精英中尉难道还背不出?你还算一个政府军战士吗?还是你想要再加重你的罪名,让我帮你回忆一下?”

查克大惊,下意识的说道:“不用不用,卑职记得,我们第一条军规就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下级必须对上级的命令绝对服从,除非。。。”

他的话再次被肖笛打断:“不用说除非了,我没那个耐心去听,你就说说不听从上级的命令甚至侮辱和威胁上级该受什么样的惩罚就好了。”

查克吓得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政府军对于下级违抗上级命令的惩罚极为严重,就算是有充分和正当的理由也要被训斥,更何况这次又完全是查克和他手下的错?更何况他的中尉和肖笛的中校之间差了足足三个等阶?这个处罚如果判的严重点的话都可以被处死了。

那几个卫兵也吓坏了,他们的等级和肖笛差的更远,基本上是士兵和军官的区别了,那更是绝对的被鞭死的节奏,马上跟着查克扑通扑通跪了一地。

查克一边磕头一边痛哭流涕:“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卑职的表哥是朗科少校,他可是尤达将军面前的红人,大人看在我表哥面子上就放我一次吧,我愿意用钱来赎罪啊。”

按照政府军的军规一旦被定罪想要再犯案就难了,生死关头查克也顾不上矜持和面子了,磕头如捣蒜,他现在简直恨透了那两个给他惹事的手下,决心事后一定要把这两个混蛋狠狠的抽死才解恨。

不过他此时似乎忘记了,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才歪,正是因为他自己平日里就是这样做的,所以他的手下才有样学样,再加上他一向护短,这些人就更加肆无忌惮了,要是他刚刚上来就直接惩罚那两个手下而不是找借口来压肖笛的话,他今天也就不会有这个麻烦。

他要是不提朗科还算好点,一说马上又勾起了肖笛的回忆,这个朗科少校完全是尤达少将的一条狗,能力不大但是非常善于拍马溜须,而且是个十足的卑鄙小人,尤达暗几次算计他都是这个朗科传的话。

要是换成以前肖笛初来乍到政府军,就算再愤怒也只能强行忍耐,不然很容易就被他们抓住把柄了,但是经过这两年战场上的铁血磨练,肖笛的心性比之前又多了几分冷酷,也多了几分暴虐,尤其是亲手击杀了巨魔千夫长古里赤之后。

所以肖笛这次打算用事实告诉那些曾经算计和暗算过他的人,我肖笛又回来了!你们有什么阴谋诡计尽管放马过来好了,我全部都接着,但是你们也要随时做好被我报复的准备。

肖笛立刻对身旁的飞影说道:“飞影,你去一趟军法部,让军纪官带人过来执行军纪,记得让他们快点,我只等一刻钟,如果时间到了他们还没来那我就只好亲自动手了。”

对于肖笛的话飞影从来都不问为什么,都是马上执行,肖笛话音刚落她已经像是一头小鹿一样轻盈的飞奔出去了,转眼就消失不见,大家看到肖笛只是一个女随从就有这样的身法和速度都非常震惊,对肖笛的身份和能力不由得更加高看了几分。

查克等人都是面如土色,他们明白肖笛这次是不打算放过他们了,只能面面相觑的等着,但是谁都不敢动更不敢逃跑,现在他们唯一的希望就只能看看朗科会不会及时赶来救他们了,除了有急事的人,剩下的也都静静地在旁边围观着,都想看看这件事情最后会如何收尾。

这里政府军的办事效率看上去还是很高的,不到十分钟飞影就带着不少人来了,其中有军纪官和手下,但是朗科少校和几个同僚也在其中。

人还没过来朗科少校就先嚷上了:“哪里来的精英中校?怎么会我连我都没听说过,难道他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就算他是中校也轮不到他在这里撒野,我倒是想要看看他是谁!”

肖笛似笑非笑的迎了上去:“朗科大人,好久不见了,看样子这两年你过的不错嘛,这真是让我心里高兴,呵呵。”

朗科吃了一惊,他仔细看了肖笛几眼后才认了出来,不由得惊叫道:“肖笛,竟然是你,你这混蛋居然还活着?你不是被尤达将军派去荆棘谷去了么,今天怎么会在这里,不会是逃回来的吧?”

肖笛嘿嘿一笑:“你们倒是巴不得我死呢,不过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我不仅活着回来了,而且还活得不错,不过你们恐怕就不那么好过了。”

说完肖笛马上脸一板,一股萧杀之气立场喷涌而出,周围人顿时都是一惊,不由自主的都倒退了好几步,朗科更是脸色发白,踉踉跄跄差点摔倒。

肖笛直接盯着军纪官大声问道:“军纪官,侮辱和诽谤上级按照军规该如何处置?”

军纪官被肖笛的气势所慑,根本来不及思考直接下意识就脱口而出:“禀告大人,按照军规第五条,这种情况根据具体情形该处以五到五十鞭刑或者军棍。”

肖笛似笑非笑的继续问道:“刚刚朗科少校的话你应该听到了吧?他先是辱骂我,后来又诽谤我是逃兵,按照这个惩罚处理从军规上没有问题吧?”

军纪官一惊,他可不想得罪尤达将军的副官,但是刚刚说的话又收不回来,只能说道:“是的大人,但是。。。”

肖笛挥手打断道:“是就好,没有什么但是,我知道你想要帮他开脱罪名,我给你个面子,现在只按最低的五鞭的惩罚来处置他好了,马上执行吧。”

朗科又惊又怒,不过他不敢再辱骂和肖笛,更加不敢指着肖笛说话,奋力分辨道:“肖笛中校,我刚刚说话确实有些不妥,我向你道歉,但是你没有命令就从前线返回,这确实是违反了军规,我作为尤达将军的副官对此有所质疑也不能说错吧?”

肖笛冷笑一声刷的一下把调令文件展开到了朗科面前,上面清清楚楚的写明‘肖笛中校因公务原因从荆棘谷军团调回暴风城总部,一路上相关人员不得阻拦’的字样,下面还盖着印章以及荆棘谷军团最高指挥官修武将军的签名。

朗科看了一眼马上就决定不在这件事上纠缠了,他服软道:“对不起,肖笛中校,我为之前对你的质疑向你表示道歉,既然有调令那就请你去总部报道好了,绝对不会有人再阻拦的。”

肖笛冷冷一笑,强势的说道:“这个不用你说,除了某些蠢货以外我不相信还有谁敢来拦我,但是之前的事情还没结束呢,要是你轻描淡写的一句道歉就能解决所有问题的话那就不需要军规了,看在尤达将军的面子上我给你个优待,五鞭子还是五棍,你自己选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