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三章 肉包打狼

片刻后肖笛就再次回到了小屋旁边,手里还拎着一只野兔,一只小鹿和一只山鸡,他隐约记得狼喜欢吃伙食,所以就没有杀掉它们,他估计了一下座狼的距离后折断了野兔的两条后腿然后将它丢在了草丛边上,然后马上远远离开。

座狼对于这种血腥气极为敏感,一下子就把它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它低头一嗅马上就发现了那只受伤的兔子,不由得大喜过望,兽人们非常会驯狼,他们知道如果把它们喂得过饱反而就失去了斗志和活力,所以这头座狼平时都只是吃个半饱而已,这样真正的战斗开始前一旦吃饱战斗力就完全爆发了出来。

所以座狼看到这只兔子后马上就兴奋的跑了过来,那个兽人抬了一下眼皮发现座狼只是出去找食物而不是发现了敌情,嘟嘟囔囔的骂了一句后换了个姿势后又睡了。

座狼两口就把那只受伤的野兔给吞到了肚子里面,然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希望还能够再发现一头,毕竟一只小小的野兔完全还不够它塞牙缝的,反而把它的食欲给勾了起来。

也许是狼神保佑,它突然在不远处又看到一只同样受伤的山鸡正在扑棱扑棱的想要飞走,它简直大喜过望,闪电一般的冲了过来继续又把山鸡给吃掉,然后它一抬头竟然在远处又发现了一头小鹿!

不过这次运气似乎没有那么好了,小鹿并没有受伤,正在飞快的逃走,正吃的爽的座狼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美味的食物,马上发力追了过去,眼看就要咬到小鹿的时候,突然接连两个火球直接飞了过来,将它和小鹿都笼罩在了里面,而且座狼绝望的发现一个人影正在飞快的赶来,身上充满了他最讨厌的秩序阵营的气息,无疑是个联盟的家伙。。。

接连两个火球把座狼轰了个半死,然后肖笛过来又轻松补了一剑,直接把它的头砍了下来,然后他才长出一口气,总算解决掉这个麻烦的家伙了,这个过程看上去很轻松但是肖笛却一直都屏气凝神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不小心提前被座狼发现给报警,那就前功尽弃了。

干掉座狼之后肖笛再次返回那个小屋,确认一切都正常后马上鬼魅般的冲向了兽人,只见瞬间周围的五六株红叶藤都变了颜色,只不过它们可无法像座狼一样叫喊,只能看着肖笛轻松地挥动匕首把那个沉睡的兽人哨兵的头给砍掉。

然后肖笛马上就冲到了屋子里面,果然另外一个兽人正在木床上呼呼大睡,桌子上摆满了他们吃剩下的残羹冷炙,里面赫然有一节人类的手骨。

肖笛的眉毛不知觉的跳了一下,牙齿也咯咯作响,那个睡觉的兽人顿时感受到了杀气吓得跳了起来,不过迎接他的却是一柄长剑,而且直接从他的嘴里穿过,将他牢牢的钉在了木墙上面。

这样他既无法呼喊也无法行动,不过兽人的凶悍本性马上爆发出来,他竟然双手直接抓着剑刃想要把它拔出来,肖笛冷笑一声,也不继续往里送只是牢牢的握住宝剑的剑柄,任凭兽人双手被剑刃割得鲜血淋淋,手指也掉了好几根。

而且兽人战士越是挣扎他受到的伤害也就越大,偏偏他还喊不出来,转眼间他的整张嘴以及喉咙都被剑刃搅得一塌糊涂,最后终于没有了力气,头软软的塌在了一边。

他的眼神最后终于出现了一丝恐惧,兽人是个奇怪的种族,他们最畏惧同时也最崇拜那些残暴冷酷的强者,如果肖笛只是单纯实力比他强的话,他并不会多害怕甚至还会死战到底,但是当肖笛刚刚表现出来的残忍却让他真的感到了一种仿佛来自灵魂的畏惧。

这也是为什么韩涛以冷面杀神的绰号长期存在于兽人的悬赏榜上的原因之一,他无论杀多少人受多少伤表情都不会变,一直都是那个冷冷的样子,所以格外让兽人畏惧,而肖笛今天展现出来的冷酷已经呈现超过前辈的趋势,他杀人的时候并不是摆着一张冷面而似乎还在笑,只不过这个笑容在对手看来却比冰还要冷,他似乎还从虐待对手中获得极大的乐趣,这才是最让人恐怖的地方。

也许肖笛的实力现在还不能和韩涛相比,但是在对敌人的折磨上已经展现出来了超过前辈的趋势。

杀掉这两个兽人缴获完战利品之后,肖笛又快速的检查了一下屋子里面,不过除了一张粗糙的地图之外就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肖笛现在时间宝贵得很,根本没空去整理和收集那些兽人的装备,虽然也都多少值一点功勋点。

这张地图简单的标记了附近几个部落的村庄和据点,肖笛现在对于部落的文字和语言也略知一二,大概能够看明白这地图的内容,这里附近不足十公里的地方有两个聚集点,大约都有一个十人队外加百十号奴隶组成,肖笛眼睛顿时一亮,这张地图在他眼里的价值已经超过了一颗艾泽拉瑟钻石了。

要知道联盟方的地图虽然对自己这方面的记录非常详细清楚,但是由于对于部落领地侦查的困难,所以只能通过空军粗粗的观察再加上参谋部的推理分析来得到数据,这些信息的可靠程度那是可想而知的了,所以这张地图虽然粗糙,但是拿回去绝对价值不菲。

经过肖笛刚刚在这里的所见所闻,他已经明白双方的矛盾并不像是人类内部的争斗绝大部分都属于利益的争夺,这种争斗有时候需要通过战争来分出胜负,但大部分时候往往都是在裁判桌上解决的,但是联盟和部落之间的争斗赤果果的就是你死我活,试想一下和一个把你的种族直接放到他们的食物单里面的敌人,双方难道还有可能和平相处吗?

这一场战争那只有一方把对方灭掉或者被对方灭掉才会结束,肖笛现在也对这句话理解的更充分了,也抹掉了心中最后一点怜悯和同情心理,他现在只想着把这些侵入东部王国大陆的屠夫都杀光,最好有朝一日还能打到他们的土地上去!

肖笛估计这个哨所的两个哨兵被杀的事情很快就会被这里的巡逻队发现,到时候肯定会在这附近高度警戒,再想要自由行动就非常困难了,所以自己一定要抓紧时机趁他们没有防备尽可能给他们打击,这样才不浪费机会。

看过地图肖笛知道附近有两个村落,他随便的选择了东边的一个叫黑木的村子作为攻击目标,隶属于一个叫火锤的兽人部落。

此时时间宝贵,肖笛不等天亮就再次行动起来,借着夜色的掩护向着黑木村快速前进,那个哨所正处于必经之地,所以后面的防备力量十分松懈,仅仅只有一些红叶藤作为警卫,甚至连一头座狼都没有,更不要说卫兵了,所以肖笛没费多少力气就来到了黑木村外围不远的地方。

肖笛仔细看了一下,这是个十分简陋的村子,大约有几十间木屋组成,除了村门口有一座十米高的哨塔以外再无其余的防御措施,而且此时连哨塔上也没有一个人,村子完全处于不设防的状态。

从地图上的简单图标上肖笛大概的知道这个黑木村的作用是一个后勤基地,附近百里之内的所有村落的粮食补给都会先汇集到这里,然后再分配下去,所以攻击这里不仅能够直接杀伤敌人,同时还能够间接的打击敌人的整个后勤系统。

肖笛没有急着行动,先是小心翼翼的绕着整个村子转了一圈,他看到中间的五间木屋比较高大,房屋的质量也明显要好一些——不出意外那一个小队的兽人战士就居住在这里,而剩下的十多间小木屋里面居然要住近百人的奴隶,由此可见部落的等级分明程度完全不在人类之下。

除此以外在村子边上的空地上还有几座小山一样的货物,里面应该就是粮食之类的补给了,上面还放了一些皮毡子用来防水。

肖笛转了一圈之后心里就有数了,敌人的综合实力远远在自己之上,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他们根本没有防备,最妙的是这里竟然没有肖笛最讨厌的座狼或者其它宠物,不然的话就算肖笛胆子再大一个人面对一百多人,要想动手也要仔细掂量掂量才行了。

这一战的关键就是要最快速度的解决掉那十个兽人卫兵,只要干掉他们那些奴隶的士气马上就降到了极点不足为惧,所以肖笛深吸一口气直接启动了咆哮技能,瞬间力量和敏捷都大增,然后他闪电般的向着中间的木屋奔去,而且声息全无。

这里的兽人也和之前那个哨所一样是两个人住一间,这无疑又为肖笛的行动创造了便利条件,他潜行进屋子里之后用手捂住一个兽人的嘴,然后匕首一闪就割断了他的喉咙,另外一个感到异常刚睁开眼睛,可是等待他的却是同样的命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