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一章 杀神传承

肖笛也吓了一跳,这个东西价值非常高而且还几乎是有价无市,木系武魂的武者要是知道绝对不管付出再多的代价也要拿到的,现在韩涛竟然直接随随便便就拿给了他,更何况还有四件野性之心的套装,这可是一大笔的功勋值。

韩涛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淡淡说道:“这颗木之精华是我一次战斗的缴获品,只是私人送给你的,并不违反部队里面的规定,而那四件套装也只是暂时借给你的,你这次行动结束后必须要马上归还,这样你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肖笛强行压下心中的激动问道:“大队长,那如果我这次行动回不来呢?那岂不是这些东西也都没了吗?”

韩涛漫不经心的说道:“那也简单的很,东西是我批准借给你的,如果你回不来的话我就只好亲自跑一趟把它们带回来了,顺便给你报仇,正好我也是个喜欢睚眦必报的人,部落的混蛋们敢动我的人,我自然不会放过他们。”

肖笛从韩涛的话里听出了一种知音之感,他突然笑了:“队长放心,你好好的指挥全局吧,我是绝对不会给你这个擅离职守的机会的。”

一向面无表情的韩涛竟然也罕见的笑了:“小子,这次你的任务没有时间也没有地点的要求,你什么时候觉得杀够了就什么时候回来,好好的放手干一场吧,让那群部落猪们好好长长记性,别以为我们这里只有大队的重骑兵和魔法师,老子准备好最好的酒等你回来。”

全屋的军官们都瞬间石化,他们跟随韩涛都不少年了,但都几乎没有见过韩涛今天这个样子,只有资格最老的几个人才突然想起当年韩涛‘冷面杀神’的名号,在担任这个大队长之前他手下不知道染过多少部落战士的血,也是少数几个能够在部落的悬赏名单上留下名号但至今还活得好好的人。

他一向喜欢用剑说话多过用嘴,而且就算和战友之间也都很少说话,更不要说谈笑了,但是一旦谁有了危险常常都是他不声不响的把人给救回来,顺便还要捎上几颗部落的脑袋。

肖笛眼中同样是寒芒一闪,不再多说话只是敬了一个礼后转身大步流星的出去了,在场的众人并不知道,两代杀神之间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完成了传承,而历史上每次的这种时刻都必然会要浓墨重彩的书写上一笔,而颜料则是大量敌人的鲜血。

肖笛出去之后大胡子小队长担心的说道:“韩队,肖笛虽然一腔热血,实力也很强,但是毕竟还年轻啊,你这么做是不是太急了一点?最好再让他磨练个几年以后也不晚啊。”

要是往常韩涛一旦下发了命令断然不会再解释,更加不可能改变,大胡子也是实在忍不住了顺口一问,他自己也没期待大队长会回答,但是今天他似乎心情颇佳,竟然耐心的说道:“王胡子,你不要小看这小子,别以为他只是有勇无谋,这个时候还敢和老子开玩笑,可见他已经胸有成竹了,这次任务我还是非常看好他的。

再说了,宝剑锋从磨砺出,再好的武器也不能光是在仓库里面藏着,时间久了也就失去它原有的锋芒了,得让他出去见见血才行,至于危险,从咱们干这一行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注定要过这种刀头舔血的生活了,越是早点看破活下去的机会才会越大。”

肖笛按照韩涛的命令去仓库领取了剩余的四件野性之心套装把他原来的两件博学者套装换了下来,将八件新套装的属性终于全部凑齐,野性之心是德鲁伊专用的魔武双修套装,单纯的法力加成比博学者要弱一些,但是却大大提升了物理方面的加成。

现在八件套装齐备之后又多出两个额外的属性,一个是增加一个级别的物理和魔法抗性——换句话说可以抵消一级的魔法和物理穿透效果,另一个则是再次全面提升他的身体素质,肖笛在这方面本来就是强项,现在则更可以用变态来形容了,别的不说,光是那个裂空波动斩的维持时间足足可以增加三分之一以上。

那颗木之精华肖笛也直接服用下去了,直接提升了三成的意境之力,现在他的木之意境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八成,甚至超过了大部分一辈子生活在森林之中的德鲁伊,这让他在森林或者草地这些自然环境之中的各种能力都大大增强。

肖笛缓缓伸出右手又慢慢握成拳头后自信的一笑,老黑,几位牺牲的兄弟,你们不要急,我这就送那些部落猪们下来给你们陪葬。

。。。

血顶山外围的一片林地之中,一个邪血兽人战士正在小心翼翼的缓缓前进,他身高接近两米,脖子很粗,身材也敦敦实实的,远看像是一颗大型的矮人火枪的子弹,鼻子上套着一个铜环,这是成年战士的标志,手里提着一柄锋利的斧头,走起路来却像是豹子一样,毫无声息。

相比之前肖笛见过的巨魔战士,兽人战士在力量和生命力方面要弱一些,但是爆发力和速度却要强上不少,可以说实力各有千秋,不分上下。

这也正是结盟的必要条件,只有双方拥有大致相同的实力才谈得上是盟友,不然只能以附庸甚至奴隶的不对等身份来存在,至于部落中单体实力更强的牛头人甚至比蒙王族,则由于总体数量较少,也无法取得绝对的优势。

而作为部落的对手联盟,几大种族之间的关系又颇为微妙,人族和矮人族相对走的近一些,他们一个占据了山脉和地下,一个占据了平原和丘陵,所以利益和生存空间上冲突不大,也常常相互配合,但是精灵族却非常的高傲和孤僻,除非遇到生死关头并不愿意多和其余种族打交道,所以只能算的是个松散的联盟。

至于实力更强的巨人族,他们第一数量太少,第二生性平和,第三也对其余种族怀有一定的戒意,要不是部落对他们的威胁更大的话他们甚至会选择中立,所以平常战场上更是难以看到他们的身影,只不过他们占据的领域联盟的其余种族还可以通过甚至短时间居住,部落则是休想,所以勉强也算得上联盟的一份子。

由于这里已经是联盟的领地了,这个兽人战士纵然不把那群胆小脆弱的联盟狗们放在眼里,但是也不得不留神,他可不想陷入对方的包围之中,那群卑鄙无耻的家伙们最擅长的就是以多为胜,哪里有一点男人的气概?

这次一大群迅猛龙坐骑被杀,使得督军大为震怒,不仅将那些卫兵们全部处死,同时还命令所有斥候全部出来侦查和布防,随时做好开战的准备,甚至还进入了之前属于联盟的领地。

半兽人战士此时根本没有察觉肖笛就在他身旁不足五米的地方,在他的感知下这里只是一棵树而已,也没有闻到任何异味,由于用一些伪装色或者道具来藏匿自己的方法非常普及,作为一个有经验的斥候,他相信感觉和嗅觉远远的超过了自己的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到警兆突生,但是还没等他来得及有所反应,一把黝黑无光的匕首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并且重重一抹,兽人战士就觉得自己的大动脉已经被割断了,血像喷泉一样的沿着勃颈上的伤口喷出,而且来人的出手十分阴险恶毒,刚好割断了他的脖颈让他无法喊叫后就飘然远离,而让他在这里慢慢的等死,这样受到的痛苦要比一刀毙命大得多。

兽人战士的头已经歪在了一边,人也直接摔倒在了地上,他就觉得浑身的力气一分分的流失,但是气管已经断了,只能‘荷荷’的发出几声人不像人兽不像兽的声音,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睁开眼睛想要看看是谁下的手,只见逐渐模糊的视线里面看到一个年轻的人类男子就站在离他不足五米远的一棵树旁边,但是他的感知却仍然告诉他,这是一棵树。。。

兽人心底闪过一抹无奈和悲凉,他知道遇到高手了,这个人类竟然能够把自己的气息完全变成一棵树,甚至能够骗过自己这个生活在野外的人,简直都有点像是部族里面的德鲁伊长老了,这应该就是那些脆弱的人族之中所谓的那些非常罕见的天才了吧,自己遇到这种人死了倒也是不算冤枉。

不过兽人战士此时就感觉到不远处似乎有一个同伴正听到了自己那几声微弱的叫声,正在快速的赶往这里,而他过来之后肯定会被自己吸引注意力,然后那个阴险的人类就可以再次偷袭了,这简直是太卑鄙了,太恶毒了,简直像是一个恶魔,他非常想给自己的伙伴报个警,可是身上却没有一丝的气力,相反眼皮还越来越沉,很快就彻底断气了。

他在这世间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有这个阴险和实力兼而有之的人类存在,自己这一批伙伴们恐怕都要遭殃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