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三十七章 尔虞我诈(二)

肖笛这话其实是半真半假,他在考核那天见过邓肯不假,对方对他的天赋也很赞赏这要是真的,但是他所见的只不过是邓肯的一缕意念,并不是他本人,邓肯更加没有说过要罩着他的话。

但是现在肖笛把这位大神拉出来作大旗也是经过考虑的,别说整个木家对于这位击败他们家主的超级高手本来就有阴影,谅他们也不敢去真的见邓肯,而且就算退一步说他们豁出去见了,难道邓肯还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欺负自己不成?欺负自己不就等于是欺负天龙学院么?

果然不出肖笛所料,当‘蒂姆邓肯’四个字一出来木家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了他们整个家族的一个禁忌,任谁都不敢随便提起,虽然他们觉得这位大人物会浪费时间亲自见肖笛这种毛头小子实在不大可能,但是这种事情最好还是宁肯信其有的比较好。

更何况想到肖笛表现出来的妖孽战斗力,众人心里都涌起一丝念头,也许肖笛还真的不是在说谎,这件事还真有可能是真的,也只有这位超级高手才可能如此早就一眼看出了肖笛的潜力出来。

这下子换做木库抓头了,他根本没有资格更没有那个胆量去见蒂姆邓肯,但是现在兰博在场,动手是不可能的了,以势压人似乎也做不到了,再呆下去看来只能是自取其辱了。

他冷哼一声刚准备带着众人离开,肖笛又说道:“且慢,你们骂完打完我了,现在就想要这么一走了之?”

木库回身冷冷说道:“我们都不追究了,你还想要怎么样?如果你真的有本事请出邓肯院长替你出头的话,我一个小小的木家的长老确实算不了什么,到时候任凭你处置便是,反正我就在这暴风城中,你随时都能找到,不过现在你还想再和我动手不成?难道你真以为我怕了你?”

其实木库这已经等于是认输了,他们这次一大群人蓄谋而来,最后一点好处都没捞到反而人仰马翻灰溜溜的回去,绝对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实在不明白肖笛还想要怎么样。

肖笛淡淡一笑,整个木家的人却不由得集体打了个冷颤:“木长老,我拿你确实没有什么办法,但是我和闻天兄都是天龙学院的学员,我们还是可以多多亲近的,我现在就向你发出挑战,按照我们学院的规定你是不能拒绝的,而且我决定每个月都挑战你一次,到时候我会邀请全院所有学员都观战的,你觉得怎么样?”

木闻天脸色顿时一片惨白,他现在当然知道自己绝对不是肖笛的对手,肖笛和他说得好听是切磋,说得不好听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虐他,而且还是每个月一次,这样的生活和他如今光鲜亮丽处处受人尊敬的生活比起来简直就像是噩梦一般,光是想想就让他冷汗直冒。

但是他偏偏还不能反驳,肖笛说的没错,天龙学院确实有这样的规定,不过一般来就算有什么深仇大恨打上一架也就够了,很少有人会像肖笛这样每个月都来上一次的,来这里的人大部分都还是有点身份背景的,就算有再大的仇恨也会有上面的人来劝导开脱,绝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但是肖笛却没有任何背景,所以他也没有任何的顾忌和阻力,他要真是这么做除非天龙学院的导师们出面阻止还确实没人管的了。

兰博脸上露出一丝赞赏之色,他是军人,生性就直接,比起这些真规则假规则潜规则来他更加喜欢简单的处理恩怨,之前他被木库的话挤兑的也有点无奈,肖笛这算是狠狠替他出了一口恶气。

木库也傻眼了,他没有想到这个肖笛不仅打架厉害,玩起阴的来也丝毫不比他这个老江湖差,现在肖笛狠狠的拖住了木闻天要拉他下水他还真没有办法,毕竟他不是天龙学院的人,木家也没有强大到能够影响到天龙学院的规则。

先不说木闻天是他的侄子,就算以他木家核心弟子的身份肖笛虐他就等于是在暴风城打整个木家的脸,最郁闷的还是这家伙根本没有任何背景,想要和他们上面的人讲道理都没有地方去讲,而且舆论向来都是同情弱者,肖笛和木家的争斗绝对大部分人都会站在肖笛这面。

木库阴沉着脸说道:“肖笛,我也不废话了,这次的事情我希望到此为止,开出你的条件来吧,记得别太过分,千万别把我们木家的宽容当作是软弱,不然就算有政府军罩着你我们木家也绝对有办法对付你,你最好不要把我们逼到那个地步,采用那些见不得人的办法。”

兰博沉着脸对肖笛点了点头,表示木库说的并没有错,一般的情况下豪门之间的争斗的解决方法无非有三种,个人决斗,军队战争,谈判,第一种能够表明势力里面的顶级武力,第二种能够表明整体的实力,而当前种都无法解决争端的时候,就要通过在谈判桌上来讨价还价了。

但是这只是常规情况,当双方的纠纷不仅限于利益而是不可调和的死仇的时候,一方甚至两方都会无所不用其极,暗杀,下毒,阴谋,劫持人质等等,当然了,采用这种方法对于家族的名声会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还容易和地下的黑暗势力纠缠不清。

许多年前就发生过这种情况,某个家族雇佣了当时大名鼎鼎的蝮蛇组织的高级杀手来把仇敌的许多高手一网打尽,但是最后却支付不出足够的报酬出来,结果他们自己的整个家族也被愤怒的蝮蛇杀手们顺手也给灭了,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新闻。

所以木库的话也不能算错,如果肖笛把他们逼得太紧也不排除他们不顾一切的走这条极端的路子,这种事就算兰博也无法插手,毕竟政府军也不是他个人的部队,他也无法公报私仇,最后只是事后尽量帮忙调查讨回公道而已,而那大半没什么用。

肖笛淡淡一笑道:“放心吧,木库大人,我的要求并不高就只有三条而已,你们绝对可以满足。第一条就是刚刚我受了太多的惊吓,需要一些营养费,我想说少了那就等于不给你们木家面子了,这样吧,只要一千个彩晶石就可以了。”

木库心中腹诽:“你受毛线的惊吓啊,真正受惊吓的是我们几个人好不好?不过一千个彩晶石对木家来说也就是稍微想一下的小数目而已,木库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不过肖笛的第二条要求就让木库脸色很难看了,肖笛要他最宝贵的装备——那两枚博学者之戒,木库不同意要肖笛换一个要求,双方讨价还价之后终于各让一步,木库拿出了其中的一枚给了肖笛。

肖笛的第三个要求让木库大吃一惊,他竟然要五枚九头蛇之御丹药!

木库阴沉着脸说道:“这个丹药是我们木家才研制出不到一年,就连我们木家的许多人都不知道它的存在,你又是哪里得知的?”

肖笛心想这个是菲尔导师在和他讨论几种最著名的毒性武魂的时候和他提过一句,然后他又在霍德尔送给他的最新的各大势力的情报中了解到了这种丹药,但是我能够告诉你吗?

所以肖笛淡淡一笑:“木长老你对你们木家的保密工作过于自信了,这件事情在我们天龙学院里面已经是无人不知了,恐怕就你自己还蒙在鼓里吧?说实话咱们之间梁子已经结下了,从你们木家的过往风评上看来我还是很担心你们事后来找我麻烦的,有了这个九头蛇之御我才能够安心一点。”

这个丹药的功能很单一,仅仅只是抵抗和增加九头蛇的毒性,但是正因为功能单一所以效果极大,基本上服下一枚这个丹药之后可以马上解除掉身上所中的九头蛇毒,以及在接下来的一小时之内至少减少五成所受的九头蛇毒。

这丹药其实是一个副产品,是木家的炼金师们在想办法研发增强九头蛇毒性的丹药的时候无意中研发出来的,这个效果让人哭笑不得,但是丢弃也有点可惜,木家的高层讨论过后就把它作为弟子之间激烈对抗的时候的救命药留下了,这样以后木家弟子在切磋的时候就可以完全放开手脚了。

但是高层嘱咐这个事情绝对不能说出去,不然要是让木家以外的人拿到了就对木家少了许多忌惮,但是没有想到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在各种情报机构的水银泻地般的调查下这个消息还是被传了出去。

木库有心不答应,但是这件事既然众人皆知了,自己要是硬不同意也说不过去,他只好勉强说道:“这个丹药我们木家存货也不多,五颗绝对不可能的,最多给你一颗。”

“不行,至少四颗。”

“最多两颗。”

“至少五颗。”

“。。。小子,你怎么说着说着又涨回去了?简直毫无诚意!”

“这就是我讨价还价的方式,你要是再还价那我很可能就涨到六颗了。”

“好吧,那就三颗,不行那就只好谈崩了。”

“成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