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二章 九头蛇毒

听到两人的争论亨利神秘的一笑:“你们难道认为有了幻影之盾费雷罗就能获胜了吗?真是太天真了,这场战斗才刚刚正式开始,你们好好的看下去吧。”

维斯布鲁克实在忍不住了,不由得质疑道:“亨利,这个观点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又是你所谓的命运之线吗?这未免有点太玄妙了吧?”

亨利似乎完全没有听出来维斯布鲁克的嘲讽之意,点点头说道:“正是,我刚刚已经透过命运之线看过了,虽然命运之神没有直接告诉我这一战的结果,但是至少已经暗示我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的,这可是神的提示,绝对不会错的。”

维斯布鲁克冷笑一声不再说话,不过他的表情表明他根本不相信亨利的话,只不过是碍于他在天龙学院里面的地位不想和他搞僵而已。

此时比武场上费雷罗举起幻影之盾又连续挡下了肖笛两个火球和一个冰球,不过这次肖笛的攻击只是略微让费雷罗动作一缓而已,并没有给他造成多少实质性的伤害。

眼看费雷罗已经逐渐拉近了和肖笛的距离,这时候肖笛突然伸手在空中画了半个圈,一道冰环马上从他脚下飞出,将费雷罗双脚封住,然后又是几条黑色的宛如毒蛇一样的藤蔓出来缠住他的双腿,硬生生的把他的速度降了下来,这时候肖笛身形一晃再次施展了瞬移术,一下子又跑到了费雷罗身后几十米的地方。

眼看追了这么久才拉近的距离一下子又被肖笛拉开了,费雷罗却是不慌不忙,拥有金钟武魂这种几乎最强防御武魂的他对于消耗战有着发自内心的喜欢和绝对的信心,当他拿出幻影之盾的时候就考虑到现在自己攻击力不足的情况了,索性就和肖笛这样耗下去,反正拥有幻影之盾的他对于肖笛的攻击并不如何畏惧,而相反肖笛却需要一直消耗真元。

虽然肖笛现在施放的大多都是五级的低级魔法,但是数量一多消耗也不会少,等到他真元不继的时候也就是费雷罗反击的时候了,现在正是费雷罗喜欢的节奏。

所以费雷罗不慌不忙的凝聚真元冲碎了脚下的冰环,然后又挥剑斩断了那几根黑色藤蔓,只是他并没有发觉那些藤蔓虽然断了,但是里面的汁液已经透过他的衣服融进了他的皮肤,留下几道浅浅的黑色痕迹。

就这样费雷罗转身过来继续稳步的一边用盾牌格挡魔法攻击一边继续追击,每次快要追到的时候肖笛都会施展几个定身和控制之类的技能然后再瞬移跑掉,然后就又开始新一轮的追逐战,不过两个人的表情都很轻松,似乎对现状都很满意。

其实肖笛现在的战术正是他这几个月在和菲尔导师学习和讨论之后苦思之后的结果,在菲尔导师的教导和提示之下,肖笛也一直在想自己的最大特长和天赋是什么,他的武魂比较特殊,不论是奉献还是湮灭都没有明确的属性,但是又都带有许多强大的特性。

湮灭武魂除了给肖笛带来强大的灵魂力和天谴魂技以外,还能够大幅度增加他的反应速度和战斗本能,这一点他在以前的战斗中已经充分应用了,不然也不会在刚刚晋入白银武者之后就屡屡越级战胜强大的对手,而奉献武魂看上去只是在感知方面起着辅助作用,并不能直接带来战力提升,而肖笛大量的苦思和研究之后却发现并不是这样子的。

在阅读了菲尔导师给他提供的那些资料之后,肖笛发现奉献武魂吸取其余魂力的特征和魔法师的两大顶级天赋元素掌握和魔法力亲和非常的类似,等于是一个综合体,拥有这两项中的一项就足以让那些魔法力特长的武者欣喜若狂了,更何况同时拥有两个呢?肖笛当时就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端着金碗在乞讨的乞丐一样的可笑。

菲尔导师分析了肖笛的情况之后,给他量身定制了一套新的战术,那就是利用多种属性的低级魔法的组合达到中高级魔法的效果,而且还大大的增加了对手的防御难度,比如之前费雷罗的冰霜抗性就几乎没用了,再加上肖笛木系武魂带来的强大的真元和魂力的恢复速度,这使得他完全不怕消耗战。

而肖笛也终于明白了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那就是全面,当时入院考核的时候蒂姆邓肯其实已经暗示过他拥有着所有属性全面发展的恐怖潜力,只是那时候的他完全还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而已。

菲尔导师的研究和分析等于是为肖笛的发展之路上点亮了一盏明灯,对他的帮助之大完全是难以估计,所以这几个月肖笛的基础能力虽然没有多大提升,但是战斗力却隐隐上涨了很多,并且补全了以前的许多不足。

转眼间肖笛已经施展了将近一百个五级魔法,但是在他身上丝毫却看不到真元枯竭的征兆,费雷罗的脸色开始有点不好看了,幻影之盾毕竟不能完全挡住肖笛的魔法攻击,每次都还是会消耗他一点的护身真元的,而且他持盾的手臂也被震得有点发麻,此刻他也有点不耐烦了,尤其是看到肖笛若无其事仿佛还能再来一两百个魔法的样子之后。

费雷罗把盾牌和长剑换了一下手然后对肖笛说道:“这就是你研究出来的结果吗?似乎也不怎么样啊,你都放了一百多个魔法了,但是连我的皮都没碰破一点,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肖笛淡淡一笑:“我觉得很有意思啊,而且你真的觉得自己没有受伤吗?要不你再仔细看看?”

费雷罗不屑一顾的说道:“在我面前玩这种心理战术你也未免太幼稚了,我自己的身体状况我自己难道还不清楚,嗯?这是什么!”

本来还镇定自若的费雷罗在看到自己的双腿的时候突然吃了一惊,只见上面多了很多的黑色痕迹,像是一张网一样,虽然并没有流血出来但显然也不是什么好事,费雷罗急忙将真元向双腿上的经脉中冲去,马上就发现了一阵麻痹无力之感,不仅速度

费雷罗大脑飞快的计算分析,马上就在大量数据中找到了和自己症状相符的源头,他惊讶的问道:“竟然是九头蛇之毒?难道你是木家的人?这应该不可能啊,木家很少和外姓人通婚的,莫非你是私生子?”

费雷罗说到最后声音也有点略微颤抖了,木家也是和拉法家族一样的八大豪门,其九头蛇武魂具有极强的麻痹毒性,要说他不在意是不可能的。

肖笛正是在之前使用木系的缠绕术和荆棘术的时候悄悄的把九头蛇毒性蕴含在里面,由于每次量都很少所以费雷罗并没有在意,但是此刻聚少成多之后慢慢的毒性也开始显现出来了。

观战的人闻言也都吃了一惊,原来肖笛的攻击力并不只限于冰,火,木,黑暗四系,竟然还有第五种毒属性,而且还是大名鼎鼎的九头蛇,这家伙的元素掌握天赋也太强大了一些吧?

而且肖笛懂得以前四种属性的攻击作为掩护,真正的杀招却是隐藏在背后的九头蛇毒,这正符合了战法中‘以正合以奇胜’的宗旨,极其阴险,看来这个家伙并不像他出身的那么简单。

但是肖笛听到私生子几个字,马上就想起了现在还不知下落的肖冰,他的九头蛇武魂正是来自于她,这让他觉得心底突然传来一阵无比的剧痛。

肖笛的脸色顿时开始变得冷峻,他盯着费雷罗缓缓说道:“费雷罗,我现在心情开始不好了,你要是识相一点的话就赶快认输,不然接下来我可不会再留手了。”

看着肖笛眼中的寒芒,费雷罗竟然莫名的一阵心悸,仿佛在黑暗中被一头上古巨兽盯着一般,他摇了摇头强行压下心头的不适,自己也觉得很是奇怪,不就是一点九头蛇毒吗?别说肖笛并不是木家的正式弟子,就算是又怎么样?拉法家族的地位丝毫不在九头蛇木家之下,自己又是核心弟子,对于九头蛇武魂也是颇有研究,难道还能怕了他不成?

想到这里费雷罗仰天大笑:“肖笛啊肖笛,稍微给你点颜色你就想开染坊不成?不就是元素掌握天赋和一点九头蛇毒吗,难道还以为我真的没办法对付吗?不过你的傲慢已经成功的激怒了我,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真实的力量,然后带着忏悔给我在床上好好的躺几个月吧。”

说完费雷罗大吼一声,身上本来只是隐隐护住身体的淡黄色的金钟气劲猛然暴涨一尺,将他身上已经有了不少裂纹的白银级别的护甲也直接崩碎,然后化成几百片碎片在费雷罗的气劲牵引之下向肖笛飞去,然后费雷罗收起了手里的盾牌和长剑,换上了一柄长达丈八,金光闪闪的三叉戟,戟头上还闪耀着缕缕银色的电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