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一十章 请君入瓮

肖笛哑然失笑道:“学长,我的依仗说起来很简单,你刚刚应该也提到过了,我们学院的规则就是正当防卫没有责任啊,刚刚是那个家伙先动的手,我只是反击而已,我相信你一定会公道处理的,所以我当然不畏惧啊,嘿嘿。”

小队长也楞了一下,他看着毫发无损的肖笛和连肝脏都快吐出来的穆德,完全无法相信穆德竟然是先动手的一方,他冷冷的说道:“小子,你别想着在我面前玩弄什么花样,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我们学院的房间外面到处都是记忆水晶,你们刚刚的所作所为都记录的清清楚楚,你要是敢骗我的话,我是绝不介意好好给你身上留些纪念的,小五,把这个地方刚刚的记录马上调出来看一下。”

旁边一个治安队的卫兵马上拿过来一枚水晶镜子,然后调动几个按钮之后,这里之前发生的事情马上一幕幕清晰的回放了一遍。

看完录像之后整个治安队的人脸色都变得无比精彩,正如肖笛所说,先动手的人还真是穆德,不过从场面上看却是非常的奇怪,他霸道迅猛气势汹汹的一拳根本没有伤到肖笛,但是肖笛的轻描淡写的反击却马上让他狼狈不堪。

小队长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按照规矩来说肖笛确实毫无责任,相反受伤的穆德才要被惩罚,可是他看着肖笛那一脸微笑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就觉得来气,恨不得出手教训他一顿才爽,这摆明了就是这小子故意设的一个局,故意引那个什么穆德上钩。

肖笛仿佛看出了小队长的想法,走上一步正色说道:“学长,你不要看我住的是别墅,其实这都是朋友替我租的,而我的出身只是青铜势力,完全和那个拉法家族的家伙不能相比,这些资料你一查就清楚了,而且这家伙之前侮辱了我,甚至还侮辱了我兄弟的母亲,不知道要是你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呢?”

小队长眉毛一扬:“谁他妈的敢侮辱我的母亲那我肯定是先揍了那个狗日的再说,就算事后惩罚再严重我都认了,小子,我现在看你开始有点顺眼了,把你的名字告诉我,我来查一下,要是你没有骗我的话,今天结束工作我请你小子喝一杯。”

肖笛笑道:“看来这一杯我喝定了,别人请我喝酒我从来还没拒绝过呢,呵呵,我叫肖笛,是这次新入院的一名种子学员。”

小队长吃了一惊,他这才看到肖笛胸前的铭牌竟然是四级,他马上拿过手下的册子翻了起来,很快就找到了肖笛的资料,看完之后长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好家伙,肖笛你还真的是从青铜势力里面来的啊,竟然还能成为种子学员,狗日的有两下子啊,看来你没有骗我。”

说完他再次走到穆德面前,不过表情比之前严厉了许多:“你叫穆德是吧?你现在已经违反了三项学院的规定,第一,无故偷袭其余学员;第二,未经允许进入了他人的住所;第三,妄图欺骗治安队。

我现在宣布对你的惩罚,第一,扣除你一百积分,积分不足以彩晶石代替;第二,关三个月紧闭;第三,给受害方肖笛赔礼道歉,直到取得对方谅解为止,不然就原样接受对方一次攻击,惩罚马上执行,还有,我叫索尔,是治安总队第一大队第二中队第五小队的队长,你要是对我的决定有任何不满都可以直接向上面投诉。”

穆德又惊又怒,自己挨了打还要受到这样的严惩,真要是这样做自己在天龙学院的前途也够呛了,这次显然是被肖笛给阴了,他又不敢顶撞索尔,只好恶狠狠的瞪了肖笛一眼后嗫喏着对索尔说道:“索尔队长,我想让我们拉法家族在这里的负责人费雷罗来和你谈可以吗?”

索尔点点头,问清费雷罗的编号之后直接对着铭牌报了上去,然后由总部直接接通了费雷罗的铭牌:“喂,费雷罗是吗,这里是治安队,你们家族的一个叫穆德的家伙违反了我们的规矩,他想让你过来一下,地址是XXX,你要是愿意十分钟内出现在我面前,不愿意的话惩罚马上实施,记住,我只等你十分钟。”

说完索尔干脆利落的直接关掉了铭牌的通讯,肖笛眼睛一亮:“索尔学长,我们的这个铭牌竟然还能够当通讯器用啊?怎么用的,你教教我。”

索尔笑骂道:“你这小子好奇心还挺重的,铭牌的通讯只有四级以上才有权限,该死的,我忘了你已经是四级了,奶奶的,你还真的一来就能用这个功能了,比我当时强多了,你要通讯必须要知道对方的编号,而且要对付愿意通话才行,不过这个通话也是要消耗积分的,除非你的级别到了六级或者像我们这样有了具体职务才行。”

纳达尔在后面看的一阵无语,这件事要是换成他的话就是直接暴打一顿穆德就完了,然后不管什么惩罚都认了,从这一点他和索尔的处置倒是很接近,但是肖笛竟然是打了穆德后还安然无事,而且还要对方道歉,顺便还和治安队长马上就打成了一片,看样子马上就成好兄弟了。。。

纳达尔深感佩服的同时也很无耻的下定了决心,以后再遇到和人打交道或者做什么战斗计划之类的麻烦事情都让肖笛去做,他只要努力提高实力并且全力执行肖笛给他的任务就可以了,这样多么的简单美好。

还没过五分钟时间费雷罗就带着一众拉法家族的新学员们赶到了,来这里以后他们都吃了一惊,不是说穆德违反了学院规定了吗?怎么看他那狼狈的样子完全不像啊。

索尔懒得解释,他本来只是出身于一般的白银势力,对于那些所谓的八大豪门中的纨绔子弟也一向没什么好感,示意一个手下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和费雷罗仔细说了一遍。

费雷罗等人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几个和穆德关系好的弟子轻声说道:“大哥,这件事摆明就是那个肖笛设的套儿啊,他竟然敢阴我们拉法家族的人,我们绝对不能放过他!”

费雷罗冷冷说道:“废话,难道我看不出来这点吗?不过穆德那个蠢货自己一头钻了进去,现在人家有证据,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天龙学院我们是不能惹的,看来只有和那个肖笛沟通一下了,只要他不追究一切都好说。”

那几个人听下来也没办法,只能这么做,不过他们几个人看向肖笛的眼光里面充满了阴毒和狠辣,恨不得直接把肖笛当场分尸了才痛快,作为拉法家族的人他们到哪里都是备受尊敬,都是欺负别人,何时被人这样欺负过还毫无办法?

费雷罗轻轻咳嗽一声,走到肖笛面前淡淡说道:“你就是肖笛吧?我好心想要和你交个朋友,你不愿意也就算了,还这么对待我的人,这事是不是要给我个交代呢?”

肖笛上下打量了费雷罗几眼,瞬间就掌握了他的基本能力,高达六阶的力量确实相当强力,而且真元扎实,魂力波动也很强烈,再加上一身的豪华装备,肖笛自觉要对付他也不容易,虽然肖笛也有很多底牌,但是作为拉法家族这一代的种子学员费雷罗相比也肯定少不了。

肖笛正色了不少,这是对于对方实力的尊重,也是强者之间的起码礼仪:“费雷罗,也许你是好意,但是从这个穆德身上我却没有看出来哪怕一毫克,他一来就侮辱了我和纳达尔的出身,甚至还侮辱了纳达尔的母亲,最后恼羞成怒之下还主动攻击我,这些在记忆水晶里面都看得到,我想我并不需要给你什么交代,相反倒是你这位手下要给我交代才是吧?”

肖笛观察费雷罗的时候,费雷罗同样也在观察肖笛,当他想要感知对方的时候发现根本连肖笛的位置都无法锁定,明明肖笛就在他面前,但在他的探测中肖笛仿佛完全就不存在的样子,更加不要谈侦测他的具体属性了,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的费雷罗不得不痛苦的承认,这正是对方的感知力比他高了两阶以上才有的完全压制现象。

费雷罗自己的感知属性是四阶,可以非常简单的推断肖笛的感知至少也在六阶,虽然感知能力在四大属性中貌似对直接战斗力的影响最小,特意修炼这方面的武者的比例也是最低,但是出身于拉法家族这等级别势力的费雷罗可是非常清楚,在团队中有一个感知特长的队友是有多么的重要,而且这个重要度还随着团队规模的扩大而增加。

简单来说,如果是两个武者单挑,力量或者敏捷属性的武者绝对强于魔法师,而魔法师又可以碾压感知系武者,但是如果是五个人的小队的话,五个纯物理职业对上四个物理一个法师基本上讨不了好,而任何一个队伍里如果有一个感知系武者的话情况马上就发生变化,但是团队的规模要再扩大到十人甚至百人级别的话,没有感知特长武者的一方可以说必输无疑。

所以团队战斗中第一优先击杀的都是对方的感知属性武者,干掉了感知系武者就等于去掉了对方的眼睛和耳朵,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其次才是魔法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