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二章 纳达尔(二)

纳达尔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长出一口气后才慢慢说道:“我相信你,以你的实力将来必然会大放光彩,根本没必要对我这种小人物花什么坏心思,我其实并不是拉法家族的支系弟子,我的父亲其实是现任拉法家族的家主理查蒙德——拉法.理查蒙德。”

肖笛大吃一惊:“什么?你们拉法家族不是现在整个人族的八大豪门之一吗,你父亲既然是是理查蒙德,那你现在怎么会这个样子?”

纳达尔苦笑了一下后说道:“问题就在于我的母亲出身比较卑微,当时只是拉法家里面的一个侍女而已,和理查蒙德的其余女人们完全不能比,所以她们对我母亲都很鄙夷,而且充满了敌意,害怕我将来我会和她们的子女竞争,所以一直都在背后玩弄阴谋,克扣我母亲的钱物用度以及我修炼所用的资源,但是我们除了忍耐之外毫无办法。

我一直都在等一个机会,那就是在所有白银级别势力里面所有的弟子在十岁左右的时候都需要进行一次魂力等级测试,然后根据测试结果来确定未来的培养力度,而在那次测试的时候,理查蒙德的正妻克丽丝——也就是负责整个拉法家族后勤的主母,她暗中找人对我使用了一种蕴含一些木属性能量丹药,这种丹药对于木属性武魂的武者来说确实是非常好的灵药,但是由于属性相克的缘故,对于我们土属性的武者来说却无疑是毒药,尤其是对于武魂还正在形成的少年阶段。

所以自从那时候起,我的武魂中就混杂了一些木属性的能量,这导致我经常性的头痛,而且很难聚集全部的注意力,所以在那次测试中我毫无意外的得了个差评,那个女人也借机把我们赶出了拉法家族的核心区域并且直接取消了所有补助。

我母亲为了帮我获取修炼上的资源偷偷的背着我去求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答应给我一些资源,但是条件是让我母亲做她的佣人伺候她,我母亲答应了,但是她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我,只是骗我说我有个舅舅一直在暗中资助我,让我努力修炼,不要管别的事情。

就这样我一边忍受着魂力被那股木系能量所折磨的痛苦一边继续修炼,虽然效率很低但还是晋级到了顶级青铜武者,有一天我母亲突然生了重病无法去工作,那个女人派人来斥责她,我这才知道过去的那么多年她一直都在瞒着我,于是我带着她离开了拉法家族并且参加了这次天龙学院的选拔赛,只有在这里获得足够的实力以后,我才有可能去洗刷她和我的耻辱,所以我必须要进入天龙学院。”

纳达尔的声音低沉凝重,听上去似乎也很平静,但是肖笛却明白他是把所有的痛苦都强行压制在了内心中,同为理查蒙德一个男人的女人,纳达尔的母亲却要去伺候克丽丝,而且还是在对方暗算了自己的儿子的情况下,这是何等的屈辱和摧残,更何况还坚持了十几年之久!

纳达尔虽然没有详细诉说那一段的生活,但是肖笛却非常的能够感同身受,而且肖笛明白一个道理,一般人如果遇到这种巨大的痛苦和耻辱早就会爆发出来了,当然结果也是可想而知——痛快的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后被痛打一顿甚至直接清除掉,但是纳达尔却牢牢把它藏在了心里,而且这种痛苦藏得越久,将来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就会越大。

肖笛又问道:“那你的那个家族信物又是如何拿到的呢?按说那个女人是不可能给你的才对。”

纳达尔奇怪的笑了一下:“你可能不知道,这种信物在青铜级别的势力里面也许很珍贵,但是在白银势力里面却根本一文不值,一般都是赏给一些支系或者手下的,对于主系弟子们来说,如果不能直接拿到天龙学院的种子学员的身份那就是一种耻辱,那个女人给我那个信物就是在故意羞辱我。”

肖笛大惑不解:“种子学员?那又是什么意思?”

这下子轮到纳达尔惊讶了:“你来这里参加选拔赛,竟然连种子学员是什么都不知道吗?”

肖笛尴尬的笑道:“其实我拿到这个信物也是在很偶然的情况之下的,再加上我并没有和白银级别的势力打过交道,这方面的信息确实少的可怜,看来还要麻烦你告诉我一下了。”

纳达尔虽然在家族里备受欺凌,但毕竟出身在超级势力里面,所见所闻和身边接触的人还是和肖笛完全不同的,而且完全是层次上的巨大差距,当然了,这并不是说纳达尔的能力要超过肖笛,而是纯粹的信息不对等,就算随便一个白银势力里面的纨绔子弟这方面也秒杀肖笛。

纳达尔震惊的说道:“原来你真的是出身小势力里面,之前你和那个守卫队长说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在开玩笑呢,天哪,要真是这样的话你获得的资源恐怕比我还少,竟然能有现在这样的成绩,简直是不可思议!”

肖笛笑道:“你就别吹捧我了,快帮我说说看天龙学院的选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纳达尔略为整理了一下思路后说道:“首先天龙学院本身虽然不参与任何的政治势力,甚至连政府军和光明教廷的面子也都不卖,但是它本身却是一支超脱与其余势力的力量,其历史和底蕴还在八大豪门之上,而且它为整个人族都培养出了无数的精英人才,所以向来地位超然,为所有势力所敬重。

天龙学院和所有的白银势力都有一个约定,凡是二十五岁以下就可以突破到白银武者的都可以免试直接进入学院学习,这些人就被称为是种子学员,像拉法家族之类的八大豪门的核心弟子们基本上都是这类人。

然后其余的学员们就必须要经过考核了,考核的内容就是只要证明你在力量,敏捷,感知,魔法力四项属性中有一项达到了三阶水准就算通过,当然了,表现出来的能力越强,你将来所获得的关注和资源也会越多。

然后除了参加正规的考核之外,还有一种方式能够进入学院,那就是所谓的献金,学院每年的选拔赛都会提供额外十个名额拿来拍卖,由出资最高的十个学员获得,这一部分学员往往出身于那些富豪家族而且本身又缺乏武者的天赋,来这里纯粹是为了将来的政治生涯镀镀金,而天龙学院则能够从他们那里拿到巨额的赞助费用,同时还能和他们的家族搞好关系,你应该明白金钱本身也是一种实力,而且还是非常强大的实力。”

听了纳达尔的话肖笛恍然大悟,不过他扫了一眼纳达尔后奇怪的问道:“纳达尔,恕我直言,我看你的魂力确实不是很稳定,而且四项属性中最强的力量方面也只是勉强达到二阶而已,你打算怎么通过考核呢?”

纳达尔平静的说道:“我的金钟武魂是土系帝级武魂,向来以防御力强大著称,我的魂力虽然不够稳定但还是有着一线机会的,对于我来说,这一线机会已经足够我去赌上一切拼一拼了,只要能够进入天龙学院,也许我就能够找到消除我魂力中那些残余木系能量的办法,毕竟这里的炼金师也都是这个大陆最顶尖的。”

看到肖笛暂时没有问题之后纳达尔又说道:“距离考试还有两天时间,我要抓紧时间去修炼了,我没有你的天赋所以只能加倍努力了,我们后天再见。”

肖笛举起酒杯淡淡一笑道:“你错了,努力本身就是一种天赋,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那种,我祝你后天能够成功通过考核,而且你要是真的能够通过考核的话,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真正的惊喜。”

纳达尔去了修炼场之后,肖笛依然在自斟自饮,同时在消化着刚刚纳达尔告诉自己的话,这时候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自从突破到白银武者之后确实有点骄傲了,小看了天下的英雄,原来从见识上来说自己才是井底之蛙,白银势力和青铜势力之间的差距是全方位的,他们很多常识性的知识和能力自己恐怕都是一无所知,这对未来的成长肯定会有很大的影响。

正在这个时候肖笛突然心中一动,发觉一个胖乎乎的青年微笑着向他走来,然后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的位置上说道:“你应该是赤脊山五大家族联名推荐的肖笛吧,认识一下,我叫霍德尔,来自天风阁。”

天风阁也是一家白银势力,不过并不是以武力著称,他们的长处更多是在商业能力上,东部王国大陆上几乎每个王国都有他们的生意,绝对是富可敌国,肖笛之前也曾经和他们的分部打过一些交道,相处还是比较愉快的。

所以肖笛也微笑着表示欢迎:“很高兴认识你,不愧是天风阁的弟子,信息果然灵通,我是今天才刚来暴风城的,没想到我的消息你已经都掌握了,真是厉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