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章 复仇雷家(二)

很快饭菜就准备好了,管家吆五喝六的让众人都放到一个餐车里面摆好,然后自己推着车送过去,以他的精明这种讨好主人的机会自然不能让别人分功。

肖笛悄悄的跟了过去,当管家推着车来到三层小楼的下面准备开门的时候,肖笛一把抓着他的后脖子直接把他拉到了角落里面。

管家吓了一跳,一看只是肖笛一个人马上又强硬起来:“你是哪里来的毛贼,你大概不知道这里哪里吧?老子告诉你,这可是雷府,你要聪明的话就赶快把老子放了,我去帮你求求情还能饶你一条小命,不然你就死定了。”

肖笛来之前早就把雷府上下主要人物的情报都摸清了,不得不说小胖子李坤在这方面可是一把好手,没用多少时间就拿到了,肖笛掏出一个小本子轻松的念道:“吴财,五十五岁,二十岁卖身给雷家,四十岁时担任管家之职,性格贪婪卑鄙,擅长溜须拍马,但是对下面极其苛刻,除了正室之外还有四个女人五个孩子,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吴财吓了一跳,看来肖笛显然是有备而来,连他这种小人物的情报都打听的一清二楚,他马上软掉了:“少侠,别,别动手,我只是个普通管家而已,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就是,只要别伤害我就行。”

肖笛淡淡一笑:“放心,我要对付的人不是你,待会儿你只要把酒菜给我送过去,然后就找机会跑掉好了,别想着打什么鬼主意,不然你的女人和孩子的安全我就不能保证了。”

听到肖笛竟然是要对付雷烈他们吴财已经惊呆了,这么多年来哪有人敢在雷家头上动土呢,这小子是疯了吧?不过吴财也不是笨人,他知道雷家处处是暗哨,能够在这里来去自如的人绝对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反正自己按照他说的去做就行了,要是他成功了自己早早跑掉也没什么事,不成功也是他一个人死。

想到这里他连连答应,生怕慢了惹得肖笛不满直接被杀,肖笛从真元戒指里面找出当时从寒冰镇那里弄来的几壶醉仙酒把餐车上面的酒换了下来,然后又弄了一些天香粉倒进菜里面,这酒本身没有毒,只是酒力极大,就算青铜武者喝了也很容易醉,而这个天香粉可以将这个效果发挥到极致。

肖笛不是没有想过放毒,但是他这方面并不擅长,不仅容易被发现而且毒效还不能保证,只能用这种安全纯天然的方式让那些人喝醉,虽然最多只是反应慢点身体软一些,整体实力不过打个七折而已,但是对肖笛来说已经足够了。

肖笛让吴财继续推着车前进,他一只手搭着他的肩膀,路过一楼的时候肖笛直接推开房门,让他看看雷铠的尸体,然后缓缓说道:“看到了吧,雷铠我已经杀了,你要是敢动什么歪脑筋的话这就是你和你们全家人的下场,明白了吧?”

看到雷铠那脸上惊恐万状的表情吴财吓得直接打了个寒颤,把之前存有的那一点万一的侥幸心理也去掉了,他知道这事情已经闹大了,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能跑多远跑多远,不然明天雷烈和雷剑看到了肯定要迁怒于旁人的,自己连武者都不是,万一被随便碰一下就死一万次都不止了。

这时候他反而希望肖笛能够成功了,也只有这样他和家人才能安全的活下去,所以他很配合的拿出一些药粉出来也参合到了酒里面。

肖笛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个粉末叫做阴阳合欢散,算得上是一种**,之前雷家抓到的女人里面也有宁死不从的,他们就让她们喝下这种药,然后迷迷糊糊的就随便你做什么了,有了这玩意儿,那些人的状态还要再差上三成。

肖笛一笑,心想本来只是想吓吓吴财让他更听话的,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看来小人物也是不能小看的啊,也许什么机缘巧合之下就能做出什么大事出来。

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吴财推着餐车来到二楼,满面春风的说道:“小人前日正好买到不少的好酒,请二老爷和几位大人们好好尝尝。”

说完麻利的把酒菜摆好,每个人面前的酒杯都斟满,众人聊了半天早就又饥又渴,雷烈马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眼睛发亮道:“好酒,果然是好酒,味道醇正,口有余香,老吴你真有两下子,这么好的货色都被你搞到了,大哥果然没看错人,就连老夫都好久没喝到这么好的货色了,哈哈哈。”

听了雷烈的话众人马上开始狂饮起来,一边喝一边赞叹,这帮武者都是粗豪之辈,酒肉下肚之后还划拳猜令,气氛瞬间达到了**,吴财心里非常高兴,然后借口说要再拿一些酒过来飞快的逃离了大厅。

他出来一看早就找不到肖笛的身影了,只见大厅中间的几处暗哨都在,只不过还像木头一样的杵着,他暗自摇头,庆幸自己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这里肖笛进出简直入无人之境,也许雷烈等高手还能对付肖笛,但是肖笛要杀自己那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无论自己躲在雷府哪里都没用。

肖笛此时仍在角落的窗口站着,只不过他已经和空气中的火元素完全融入一体了,一般的青铜武者完全感受不到他的存在,就算刚入门的白银武者都不行,更不用说那些暗哨了。

过了半小时左右,肖笛感觉这些人都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觉得差不多到了动手的时候了,他的计划是先把那些中级青铜武者的杂鱼都杀掉,然后再慢慢收拾雷烈和雷剑几个,反正这一场战斗对方绝对不能有一个人活着,不然让外面人知道是自己干的也很麻烦。

至于那个吴财,由于他和肖笛没有直接的仇恨,再加上他自己也参与到这件事情里面来了,肯定有多远跑多远,绝对不敢说出半个字的,肖笛也不愿意多杀生。

肖笛把早就准备好的雷铠的尸体突然从窗户直接扔到了桌子之上,雷烈等人毕竟都是高手,虽然喝的半醉但是实力还在,看到有个东西飞过来众人马上都快速躲开,然后各持武器围了过来,看看是什么东西。

当众人看到被扔到桌子上的东西竟然是雷铠的尸体的时候都是大惊失色,尤其是雷铠那脸上痛苦万分的表情表明他死的时候绝对是受尽折磨,大家都快疯了,雷剑大吼道:“是哪个杂种敢在我们雷府闹事杀人,老子一定要活活剐了你!”

其余众人也是纷纷附和,群情激奋,肖笛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之前担心的就是众人太分散才特意扔出雷铠的尸体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现在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不能浪费,真要等他们冲出来的话火雷爆的威力就要下降了。

就当众人正准备追杀出来的时候,突然就觉得雷铠的尸体直接燃烧了起来,而且周围一圈的空气也是充满了灼热的气息,整个地板都在剧烈的抖动,仿佛要发生地震的感觉一样。

这里面雷烈实力最强,他一边立刻施展身法武技远离这个爆炸范围一边高呼:“不好,这里马上要发生爆炸,火元素太不稳定了,大家快逃。”

但是太迟了,众人受了之前酒里面的那些药剂的影响,现在反应都比正常情况慢了半拍,根本躲闪不及,说时迟那时快,整个圆桌以雷铠的尸体为中心十丈范围内直接发生了火山爆发一样的炸裂,火蛇乱飞,烈焰腾起,最后又化作阵阵炸雷攻击,将雷烈以外的所有人都裹在了里面。

这自然是肖笛的火雷爆武技,炸雷攻击持续了足足十息之久,等到电闪雷鸣火爆的攻击波过去之后,雷烈定睛一看眼里都快要喷出火焰出来,只见里面的十多人个个狼狈不堪,除了雷剑和另外一个功力深厚的武者还能站着之外,其余的都是或蹲或坐在那里直叫唤,有几个功力差的甚至已经奄奄一息。

就在这时窗外突然飞进来一人,这人后背直接有一对火焰翅膀,手里也拿着一柄像火焰燃烧着一般的宝剑,速度快到不可思议,手下也是非常辣手无情,围着那些受伤的人闪电般的转了一圈,每个人伤者要害之处都是刺上一剑后马上就转移到下个目标,转眼间刚刚受伤的那些人竟然都直接被杀的干干净净。

趁他病要他命一向是肖笛最喜欢做的事情,为此他不惜消耗大量真元施展了凤翼天翔身法武技,这对翅膀虽然能给他带来极大的速度和灵活性上的提升,但是却也要不停的燃烧他的真元,这也是他升级成为了高级青铜武者并且将火之意境提升到了七成之高后才有的效果,不然光这一轮急攻就要消耗他一半真元了。

由于肖笛还戴着面具,雷烈他们几个完全不知道他是谁,此时在场上活着的雷家的人只剩下三个,除了雷烈和雷剑之外还有一个雷烈的大徒弟王潇,同样也是一名高级青铜武者,这人也是心高气傲的人,从没有受过如此大辱,这时候他看到肖笛正好就在他旁边马上不顾一切的举起手里的长矛向肖笛刺去,一道金色的枪芒直奔肖笛前心!

在他看来自己这一击威力巨大,肖笛除了躲闪别无他法,而这时候他们三人就可以对他进行围攻了,哪里知道肖笛只是偏了偏身体,任由这枪芒紧紧擦着自己身体飞过,由于他施展了炎龙战体护体武技这点攻击完全被抵消了,而王潇却由于冲击的态势实在太猛完全收不住,也一下子来到了肖笛身前。

王潇知道完了,一寸长一寸强,一分短一分险,长兵器的威力巨大,但是灵活性就差了很多,一定要保持足够的距离才能发挥作用,而此刻他却来到了敌人身边,自己的武器还保持向前冲击的姿势,一下子根本收不回来。

王潇就看到肖笛脸上出现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顿叫不好,可惜来不及了,他就觉得脖子的地方一凉,连护身武技都没得及施展就被肖笛直接割喉,而且肖笛手里的五火神炎剑本身就蕴含着强大的火力,直接把伤口燃烧出一个巨大的裂痕出来,王潇直接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