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五章 击退阿鲁高

听到肖笛的指示,魏天风点点头说道:“好的,小兄弟,阿鲁高不是好对付的,你千万要当心。”

说完,他和梅落花各带了三人分头向着两边的狼群疾奔而去!

张馨儿知道这个战斗已经超过了自己的能力,自己贸然上去不仅不能帮肖笛的忙,反而要让他分心,于是她老老实实的站在后面一动不动。

看着向自己本来的阿鲁高,肖笛也毫不畏惧的稳稳的向着阿鲁高走去,一人一兽的眼光仿佛擦出了火光一般,他们目光的焦点就是黑莲花的所在,这正是他们决定的战斗场所!

转眼间肖笛和阿鲁高就已经距离黑莲花不足十丈的距离了,这时候黑莲花下面的常老三等十几个人已经吓得双腿发软,动弹不得。刚刚发生的战斗早就超出了他们理解的范围,他们这些普通的中阶黑铁武者和阿鲁高手下的一只霜狼单挑都未必是对手,更何况是阿鲁高?

在死亡面前,刚刚还怒骂肖笛是个小毛孩子,趾高气扬的就是不愿意听肖笛劝告的常老三,此时吓得对肖笛带着哭腔喊道:“这位小兄弟,求求你走快一点啊,我们可不想死在阿鲁高手里啊。”

肖笛微微一笑,却没有丝毫要搭救他们的意思,依然保持着之前的节奏稳稳的前进着:“1?你刚刚还不是在我面前自称老子,骂我是个无聊的小毛孩子吗?死活都不肯听我的好言相劝,这时候怎么想起我来了。对不起,这里是战场,一步走错就只能用命来补偿,你们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常老三等人还想继续求救的时候,阿鲁高已经不耐烦了,它对着常老三等十几个人猛地一声嚎叫,只见一阵看不见的音波攻击直接冲入了他们的魂海之中,然后在魂海中间肆意攻击!

它刚刚被肖笛杀了几十名手下正是一肚子火的时候,这时候常老三这些人还敢挡在它面前罗里吧嗦,它决定先干掉他们,用他们泄泄怒气,顺便给肖笛一个下马威!

阿鲁高的嚎叫仿佛像是武者的威压魂技一般,常老三等人就觉得脑子像要裂开一般,痛到了极点,而且身上的真元防御完全没有效果,不由得个个抱着脑袋满地打滚。

阿鲁高似乎也对这些弱小的猎物失去了兴趣,又是猛的全力一吼,一阵更强的冲击波穿过他们冲着肖笛而来!

这阵音波虽然只是穿过常老三他们,但是他们已经完全忍受不了了,个个七窍中都流出血来,满脸惊恐之中死去了。

武者的世界本来就是极为残酷的弱肉强食,更何况这些人又都个个没什么实力还自以为是,不听肖笛的好言相劝,所以死了也是再正常不过的结局了。

肖笛丝毫不敢小看阿鲁高,看到它的嚎叫的冲击波向自己轰来,急忙将魂力形成了几道防护墙牢牢地护住魂海,之前他为了打败北郡宗的核心弟子,善于用幻象魂技攻击的田文杰,专门练习了武魂的防御能力,这次也正好发挥作用了。

只见阿鲁高的那股冲击波在肖笛的魂海四周的魂力防御墙外不停的冲击着,但始终就是无法穿透,接连几波攻击后,终于自己消散了。

阿鲁高大吃一惊,这招音波魂技是它的最大绝招,而且是它的起手招式,非常好用。它在外面闯了这么多年,能够在它的这招下挺住不死的都没几个,更不要说像肖笛这样的居然毫无反应的了。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武魂的防御能力比我们魔兽还要强大?!

肖笛挡住阿鲁高的音波攻击后,抽出天风金丝斩也向它身上砍了过去,阿鲁高用它那硬度堪比高阶黑铁装备的巨爪挡住,一人一兽就战到了一起。

他们背后远远观战的张馨儿和朱神医他们一伙儿都看呆了,阿鲁高简直就是个变态,它随意的攻击就堪比玄级中阶武技的威力,而闪电般的动作也像使用了玄级中阶的身法武技一样,令人完全琢磨不到位置,更不用说它全身上下硬的都超过黑铁高阶装备。

而且似乎它的冰之意境已经达到了三成境界的恐怕程度,在这冰山之中交战更是占尽了优势!

张馨儿他们心中暗道惭愧,如果阿鲁高对面的是自己这些人的话,恐怕连一招都接不下来就死于非命了。

而肖笛却同样仿佛是一个怪胎一般,竟然能够完全的捕捉到阿鲁高的所有动作,而且硬碰硬了几十下也都完全不在话下,和阿鲁高战的竟然是难分难舍!

肖笛心里暗暗赞叹,阿鲁高果然很强悍,自己已经使用了天龙六现的身法武技和寒冰屏障的第四式寒冰护心防御武技了,居然一点都占不到上风。看来自己在不动用类似断铜,冰雷切或者寒冰护甲等压箱底的招式的情况下还真的拿它没什么办法。

但是此刻那些招式还不能乱用,那些对魂力和真元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而且把阿鲁高逼到绝境它如果再拼命实用些同归于尽的招式的话,自己的损失就太大了。要知道此时自己可是一个人,魏天风他们只是暂时的盟友,一旦真的自己拼着受伤击杀了阿鲁高,那很难保证他们不会落井下石!

所以肖笛只是尽量和阿鲁高缠斗在一起,保持一个平分秋色的样子,静观场上的变化。

肖笛并不知道,他此时虽然还留了几手,但是在其余场上的所有武者和魔兽看来已经是个超级恐怖的变态了,无论是魏天风,张馨儿等武者,还是那些阿鲁高手下的霜狼,都没能想到肖笛竟然能硬碰硬的挡住阿鲁高!

要知道阿鲁高可是这方圆千里最负盛名的精英魔兽之一啊,这十几年来不知道已经击杀了几百甚至上千名武者了,但是却依然活得逍遥自在,让大家都毫无办法。

魏天风他们士气大振,只见魏天风手中的鲜红长刀不停的闪烁着,几乎每刀都不落空,几刀下去就是一头霜狼倒地!

而梅落花也不遑多让,她背后的银色短矛远投近攻,威风八面,死在她手里的霜狼数量还在魏天风之上!

在两人的带领下,七十多头霜狼死伤惨重,片刻间又是一半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阿鲁高冷眼看了一下四周不由得又气又怒,它何时吃过这么大的亏?一股和肖笛拼了的念头顿时从心底升起!

但是它毕竟是多年的狼王,知道这时候要再拼下去,就算自己能干掉对面这个可恶的小子,自己的手下也要全军覆没了,这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想到这里,阿鲁高猛攻肖笛几下,将肖笛逼退了几步,然后它不进反退,向后跳了十几丈远之后,然后又对着两边的狼群狂啸了数声,仿佛在说,兄弟们,给我撤退!

这支队伍的纪律性果然极为强悍,两边的狼群听到首领召唤,马上不再缠斗,几只已经重伤的霜狼主动留下拼死断后,最后全部被魏天风和梅落花他们击杀!

而那些霜狼即使在撤退的时候,还不忘把之前被肖笛重伤已经完全不能行动的同伴全部咬死,据说霜狼都以战死为荣,被对手俘虏为耻,所以它们宁愿死在自己的同伴的利齿下,也绝不要耻辱的活着当俘虏。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剩余的四十多头霜狼在阿鲁高的带领下迅速撤走了,阿鲁高临走之前恶狠狠的看了肖笛一样,仿佛要把这个可恶的人类的相貌牢牢记住,将来有机会一定要亲自把它咬死才能解恨!

它阿鲁高纵横雪顶村附近十几年了,何时吃过这种亏?以阿鲁高的嗅觉和记忆力,只要肖笛出现在它百里之内,它一定会很快的发现他!下次它决定无论如何要干掉这个小子!

看见行动果断来去如风的霜狼队伍,尤其是它们在战斗中表现出来的钢铁意志以及严格的纪律性,此时还活着的这些武者不由得都觉得一阵胆寒。

他们不禁都感到阵阵后怕,要不是肖笛提前发现了它们的踪迹并且一上来就杀伤了将近它们一半的战力,最后还独挡恐怖的阿鲁高的话,今天恐怕能够活着逃出去的不会超过一手之数!

虽然他们也杀了几十头霜狼,但这些平日里心高气傲的高手们再看向肖笛的目光都有了一点点敬畏,自然而然的围绕着肖笛站成了一个圈子。

肖笛笑道:“大家都辛苦了,按照之前的约定,这株黑莲花就归小弟我了,我想大家没有意见吧?”

还没等别人说话,那个姓高的瘦高武者突然冷笑着站了出来:“小子,你不要妄想了,刚刚别人答没答应我不知道,但是我可没有答应。你要想那黑莲花得先过了我这一关,嘿嘿。”

然后他又对魏天风等人说道:“魏兄,梅长老,以及诸位朋友,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雪顶镇这里的人,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怎么能让一个脸生的外地小子把黑莲花拿走呢?这样以后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混?

高某不才,愿意把这小子干掉替大家出出气,大家放心,我的目的只是这小子,黑莲花我不要,你们几个分就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