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三章 叶枫搅局

王思成之前看到阿绿出手了,知道这个女孩子的真元质量不在自己之下,要想取胜必须要靠着自己的强大武技才有把握.所以他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的疾风剑法第一式——风雨欲来,这也是他不久前刚刚掌握的唯一的一式.

眼看着那道巨型的剑气飞刺而来,刚刚那头小山一般的巨熊就是倒在这一招之下的,水家的弟子们都急道:“柔云小姐,小心啊,不要硬挡,快躲开!”

只见阿绿却不慌不忙的原地旋转起来,一道道青色的细细真元长绳突然从空气中凝结出来,围绕着她的娇躯越变越密,足有数百道之多.

就在巨型剑气快飞到阿绿面前的时候,王思成突然诡异的一笑,他双手急速的挥舞,那道巨型剑气竟然瞬间又分成了几百道小小的剑气,将阿绿周围十丈的空间封锁了个密不透风.

原来这才是风雨欲来的完整版,刚刚那个巨型剑气只是第一段.

但是第一段就能力斩巨熊了,第二段的威力显然还在第一段之上.这下子所有水家的人都替阿绿担心起来.

看着水家众位高层们那严肃的面孔,王嘉得意的哈哈大笑:“怎么样?就让你们看看我家思成真正的实力.这下子你们不再嘴硬了吧?就凭一个小女孩怎么可能挡住这么强力的招式呢?哈哈哈.”

就在这时,阿绿也是双手连续挥动,那数百道绿色的真元长绳迅速的结成了一张大网,然后向着那漫天而来的几百道剑光缓缓飞去.

那些剑光虽然无比锐利,但是碰到了这张淡绿色的真元网上顿时就像遇到沼泽一般,速度一下就降到了极慢极慢,最后终于被粘在了网上.

远远望去,只见一张青色的大网上面挂着几百道灰色的剑光,显得非常的绚丽.

王思成大吃一惊,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最强武技风雨欲来竟然就被对面这个小女孩以这种诡异的方式破掉了,无论他再怎么催发,那些剑光都一动不动.

正在这时,阿绿娇叱一声,又是一道青色的真元长鞭无声无息的向王思成袭来.王思成大惊,急忙想用宝剑斩断长鞭,但是那道长鞭神奇的连转了几圈,反而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还没等他有所反应,阿绿人影闪动,两把短刀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了.

阿绿平静的问道:“怎么样,王思成,你服不服?”

王思成羞愧欲死,他没想到自己一时大意竟然会输给这个女孩子,他恼羞成怒道:“我自然不服,有本事你放开我再比一次!”

阿绿微微一笑:“我没有本事,也不想再比,既然你不服那我就只好打昏你了.”

说完她用刀柄直接在王思成头上猛击一记,将他击昏过去,然后一把将他丢到身后水家的队伍中.

水家的几个黑铁武者大喜,急忙又加了几道结结实实的绳子将王思成两手两脚捆在了一起,像猎物一般丢到了大筐子里面.

肖笛心里暗暗赞叹,这个阿绿做事的风格还真像自己,毫不拖泥带水,而且不光要打败对方,还顺手要气气他们.看不出来平时温温柔柔的这个小姑娘内心里却这么有主见.

王嘉本来得意的笑脸瞬间凝结了,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败了,而且还被对手如此的侮辱.他愤怒地对水德宏吼道:“水德宏,你们水家是什么意思?居然趁着我们思成不留神偷袭他,这叫什么本事?有本事就放开他再比一次!”

水德宏这时候已经开心的笑的快说不出话来了:“王嘉,你在开玩笑吗?这是赛场,你以为是你们自己家里的训练吗?都被打昏了还不服?你放心吧,等比赛结束后我们自然会放开他的,这时候就让他先睡一会儿吧,省的影响比赛,哈哈.”

然后水德宏运足真元对着远处喊道:“柔云,做得好.孩子们,你们先把王思成看管好,等比赛完一定要完好无损的还给王家啊.”

众多水家弟子们齐声应答:“谨遵家主之命!”

此时王嘉的脸都被气绿了,但是面对已经恢复了当年豪气,老奸巨猾油盐不进的水德宏也是毫无办法.他心中暗叹,失去了思成这张王牌,看来我们王家这次比赛要输了.

结果果然不出他所料,没有了王思成的王家弟子们猎取魔兽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遇到一些兽王级别的他们甚至只能狼狈而逃,而相反水家弟子们却越战越猛,在阿绿的带领下,他们接连又斩获了四五头黑铁初阶魔兽.

这种级别的战斗实在是无法吸引肖笛的兴趣,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观察阿绿的水系武魂身上,他还是第一次见水系武魂战斗的样子,不由得大感兴趣.

水系武魂是治疗系的最强武魂,但是战斗方面也绝对不弱.但它很少硬桥硬马的强攻对手,都是以柔克刚绵里藏针的方式,让对手完全发挥不出来.

就在肖笛看的越来越投入的时候,天色不知不觉已经晚了,马上要到了比赛结束的时间了.随着裁判在高台上的一声大喊,三家的弟子都迅速的退回了森林外,这里早有工作人员开始称量三家的收获,风雨楼的那十几名弟子都站在一边监视.

比赛结果自然是水家以压倒性优势获胜,当工作人员宣布结果的时候,所有水家的人都兴奋的跳起来,这次场主卫冕成功,接下来的十年水家又可以继续稳定的发展了.

就在裁判准备按照惯例宣布水家获胜并卫冕场主成功的时候,除了开始说过一句让三家快点开始比赛,一整天都保持沉默的叶枫突然说话了:“慢.”

裁判急忙问道:“特使,请问有什么指示吗?”

叶枫冷冷说道:“水家在比赛中使用了不正当的手段袭击了王家我风雨楼内门的弟子,这个比赛结果不作数.”

叶枫一句话,让整个水家的人都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相反王家的人个个喜出望外,王嘉心中暗喜,看来让思成去风雨楼的选择真是太正确了啊,这叶枫显然是要暗中帮自己的同门出头了.

水德宏强忍心中不快,恭敬的问道:“特使,我们水家比赛中有何不正当的手段,请您明示.”

叶枫翻了翻眼皮说道:“之前我们风雨楼弟子王思成已经说了不服了,你们水家弟子却仍然将他打昏,这就违背了武者的基本规范,她为什么不再和王思成比一场呢?”

水德宏知道这是叶枫强词夺理来帮同门师弟了,但是他又不敢多说话,毕竟他和叶枫的地位差太远了,叶枫就算当场斩杀了他,回去最多也就是被斥责几句罢了.堂堂的内门排名前三的弟子,那都是整个宗门的宝贝疙瘩,绝不是他这种外围势力可有可无的人所能比的.

这时候阿绿突然站出来说道:“既然叶特使觉得那一战不公平,不若我再和王思成比上一场如何?要是他赢了,我们水家甘愿放弃场主之位.”

水家众人都佩服的看着阿绿,没想到一个弱女子竟然在这种场合下,面对着叶枫这种怪物还敢侃侃而谈,而且说的有理有据,实在是令人佩服.

叶枫也没想到阿绿居然敢再站出来,他微微一皱眉说道:“王思成被你们捆了一天了,这一战就算你赢了也不算公平.”

叶枫如此不讲理,就连一向好脾气的阿绿也有点火了,她娇声道:“那依特使之意,那就是我们水家无论如何都算输,是吗?”

叶枫平静的说道:“不要说我不给你们机会,你们水家只要有人能接我一剑不败的话,动工伐木场的场主位置就是你们水家的.怎么样,你们敢吗?”

他虽然说的是你们,但是眼睛只盯着阿绿一个人,在他看来,水家全场的人哪怕是水德宏的实力也不如阿绿,唯一有可能接他一剑的也只有阿绿了.

叶枫其实也并不想欺负水家,这种级别的争斗在他眼里完全就像是蚂蚁打架一般的无聊.只不过王思成好歹是风雨楼的内门弟子,如果当着他的面被外人打败,而他这个师兄一语不发的话未免显得自己不近人情.但如果真要有人能接住自己一剑而不败的话,那就没有人有闲话了.

要知道,自己手里的黑铁中阶精品武器追风剑配合着疾风剑法,能接下一剑的人就足以列身于十大弟子行列了.

这时候突然水家队伍里面一个人长笑道:“只是一剑吗?未免太不过瘾了,叶枫,我来与你一战.”

所有人都吓了个半死,居然有人敢直呼叶枫的名字,而且语气中毫无半点恭敬之意,这是哪个人吃了熊心豹胆不成?

大家急急望去,只见一个腰间挂着一把金色长剑,嘴角带着一抹微笑的少年从阿绿身后转了过来,平平静静的直视着叶枫,眼神中没有丝毫惧意.

这人当然是肖笛,叶枫看到肖笛不由得一皱眉,但他倒是没有因为肖笛直呼他名字而生气,只是缓缓说道:“我没有和你们开玩笑,少年,我看在你年幼无知的份上不予怪罪你,退下吧.”

说完,他一甩袍袖,一股浓厚的不像话的真元夹着劲风像山一样向肖笛撞来.劲风还没碰到肖笛,他后面的一排水家的人已经承受不了了,齐齐的被震退了好几步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