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七章 法金莲首Down

听到京说还有希望,肖笛不由得大喜,急忙追问道:“大姐,还是你见多识广。到底有什么办法,你快说啊!”

京平静的说道:“你还记得之前你那个叫王幂的小女友吗?她本来只是土系的卒武魂而已,为何最后会升级成将武魂呢?”

京说的正是肖笛新人王夺冠后,和王幂两日温存后的结果。

肖笛难为情道:“咳,大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些桃色新闻干吗?”

京轻轻一笑:“我不是在八卦,我说的正是你唯一可能救这个小姑娘的办法。”

肖笛惊道:“什么!大姐你的意思是只有我和她发生那种关系才能救她吗?”

京摇摇头,但马上又点点头:“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又不完全对,你确实只有和这个小姑娘发生那种关系才能救她,但是能不能救的了就不却决于你,而是取决于她了。”

肖笛完全头晕了:“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取决于她?”

京耐心的解释道:“你的奉献武魂是咱们日冕堂的顶级武魂,能力比较特殊,可以吸收别人的魂力。但是你要想将她身上的所有毒素全部吸出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必须是元阴之身。

如果她是的话,当你攻破了她的最后一道防线后,你们两个人就完全的合而为一了。她体内的真元和魂力都会和你体内的真元和魂力混合在一起,运行一个超大的周天。这时候你就可以控制你的武魂将她武魂中那些毒素全部都吸取出来,这样她就没事了。但如果她已经被其他男人破过身的话,那就没办法了。你们无法真正的合而为一,你们的武魂就不会一起运行那个超大的周天,自然也就无法解毒了。”

说完,京又叹了口气说道:“该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至于怎么做就看你的了。对了,还有一件事姐要提醒你一下,那个你打死的那个大个子戴着的那个项链很不一般,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光明教廷的光明蜂吊坠。那个吊坠能够记录他死前看到的最后一幅景象并传回给他们事先指定的地方,你的脸肯定已经被他的同伙看到了,你自己多小心吧。”

说完这些话后,京又悄无声息的回到肖笛的魂海之中,暗暗地观看肖笛到底如何处理这件事。此时,她惊讶的看到一直在魂海深处无声无息的庵居然也睁开了眼睛在看着。

此时肖笛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如果此时趁着法金莲昏迷的时候,想要和她发生关系是轻而易举的。但是如果法金莲是处子之身的话,他完全没经过对方的同意就霸占了对方的身体,她醒来之后会不会生气?她如果不是处子之身的话那就更麻烦了,自己不但救不了她,最后了还占她的便宜,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但是肖笛毕竟是个大局观极强的人,他只思考了一秒钟就下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做。法金莲毕竟是为了就他才变成这样,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自己全力承担就是了,她要打要骂都随她吧。

想到这里,肖笛轻轻的脱下了法金莲白色的轻型护甲以及所有内衣,将她雪白的身体全部展露在自己眼前。然后肖笛自己也脱掉衣服,闭上眼睛温柔的趴在法金莲的身上,并抓住了她的双手,两个人毫无保留的全方位接触在一起。

肖笛一咬牙,一记凶狠的突刺彻底的进入了法金莲的身体,法金莲此刻完全是昏迷状态,完全没有反应,但是一缕鲜血却沿着大腿根部流了下来。

肖笛看到大喜过望,他在这个大陆也有过两次占有女孩子第一次的经历了,一个是王幂另一个是赵晓红,所以对这种事情也不算陌生,所以他知道这次赌对了,法金莲确实还是处子之身!

既然这样肖笛就放下心来,开始慢慢的攻伐法金莲的全身之地,尽量让她感到舒适,正在这时,肖笛脑海中“轰”的一声大响,他就感觉法金莲身上的真元和魂力沿着两人的结合之处传到自己体内。

肖笛明白,这就是京所说的两个人身体联合在一起形成的大周天了,他急忙默用魂海中的奉献武魂的魂力,将法金莲身上的所有毒素尽其所能的吸个干净。然后所有的真元和魂力又进入到法金莲的体内,但是法金莲处于昏迷之中,自然什么都没有做,又将肖笛的所有真元和魂力送回到肖笛体内,这个超大周天等于圆满结束!

法金莲此时也终于醒了过来,她一睁眼看到自己**裸的,而肖笛正趴在自己身上,不由得又是惊讶又是害羞:“肖笛,你这是干什么呢!哎,对了,我记得我被毒力反噬已经昏过去了,现在怎么在这里呢?哎哟,我身体下面怎么这么疼!”

肖笛无比尴尬,他先停下来继续攻占法金莲身体的动作解释道:“额,金莲姐,你不要误会,不是我要趁你昏迷占你的便宜,这个,这个是有原因的。”

法金莲看到肖笛着急的样子不由得红着脸娇笑道:“肖笛你怕什么呢?姐我在之前在燃烧武魂的时候,最后一个遗憾就是没能把身体交给最爱的人,还是清清白白的就离开了这个世界。你做的很好啊,等于了结了姐的最后一个心愿了。你继续吧,姐姐很高兴你这样做。”

受到法金莲的鼓励,再加上如此的佳人躺在身下娇喘连连,又有哪个男人还能忍住呢?肖笛也继续之前的动作,并尽力让法金莲感到最舒服。

片刻后,两人共同攀上快乐的巅峰之后,肖笛这才慢慢的把之前发生的事情都详详细细和法金莲解释了一遍。

法金莲听的目瞪口呆,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昏迷以后竟然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首先是肖笛竟然杀了铁欣一伙儿替她报了仇,其次是自己身上的毒竟然被解了?

这变化实在是太大了,简直让她有了两世为人的感觉,就算以法金莲的坚强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伏在肖笛怀里痛哭了起来。

肖笛理解她的心情,再坚强的女孩子毕竟也还是女孩子,当她遇到极大的感情波动的时候还是需要以流泪来缓冲情绪的。所以他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拍着法金莲的肩膀,过了半响之后她才终于停止了哭泣。

法金莲红着眼睛不好意思的说道:“好久没哭过了,刚才实在是太激动了没有控制住,你不会笑话我吧?”

肖笛平静的笑笑,表示完全理解她。

法金莲开始运用真元来确认自己的身体状况,她将真元连续在体内运行了几个周天之后,发现确实不再有一丝中毒的迹象,不由得轻松的长吁了一口气。

接下来她又确认了一下自己的武魂是否正常,确认下来不由得大吃一惊,她之前的武魂是毒系将武魂冰风蝎,而此刻竟然变成了另外一个诡异的武魂,冰系王级武魂——寒冰女蝎王!

她急忙把这件怪事告诉了肖笛,肖笛心知肚明一定是刚刚自己吸取法金莲的魂力中的毒素吸收的太狠了,他生怕还残留了一丝一毫的毒素影响法金莲的安全,硬是把毒系武魂冰风蝎的所有毒属性都吸收了个干干净净,只留下了残余的冰力。

然后由于他再次吸收了法金莲身上十九年的元阴,那股力量在两个人在联体运行大周天的时候分散给了两人。于是在奉献武魂的作用下,法金莲的武魂硬生生被催升了一级变成了冰系的王级武魂,而肖笛的丹田中的真元量大增,将他直接推向了初阶小成的最顶级状态,顺便让他又领悟了一成的毒之意境!

肖笛苦笑一下说道:“金莲姐,对不起啊,这大概是我武魂在吸收你魂力中的毒素的时候的副作用,我也没法控制。现在你之前练的那些毒系的功法都没用了,这都怪我。”

法金莲烟波流动,在他嘴上狠狠吻了一下说道:“傻小子,你说什么呢,人家天天祈祷也碰不到武魂升级这种好事啊。现在我的武魂已经是王级武魂了,这在整个北郡宗都没几个人有,一点点毒系功法算的了什么,今后我的潜力比之前大多了,嘻嘻,弄不好将来还能和雪莲姐去扳扳手腕了。”

肖笛看到她是真心的高兴这才放下心来,说实话,每个人对自己的武魂的感情不一样,像他自己,现在已经完全依赖上了自己的奉献武魂和湮灭武魂,就算别人拿再好的武魂哪怕是神级武魂来换他都不乐意。

这些大事都处理完毕之后,两个人不由得同时陷入了沉默,他们想的都是以后如何来处理彼此的关系,毕竟这次关系发生的时机太不是时候了,两个人都还没做好准备。

良久之后,肖笛才艰难的说道:“金莲,你以后怎么打算的,毕竟你现在可是法家的家主继承人之一,要受法家的家规所限的。”

法金莲听到肖笛对自己改口了,不再称呼自己“金莲姐”而是“金莲”,芳心不由得马上安定下来,她其实最怕的就是肖笛并不喜欢自己,只不过是为了救自己才和自己发生关系而已。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实在是莫大的羞辱!

现在看来,肖笛其实也很喜欢自己,这对她来说就足够了。至于法家对家主候选人的婚姻方面的规定,自己要么嫁给其余盟友的实权人物,要么让一个草根家族的天才弟子来入赘法家,这两条显然都不适合于肖笛。

家族的规定肯定是无法违反的,既然如此,那自己这辈子就不嫁了,只要肖笛心里还有自己,那也就足够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