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一章 杀机暗伏

天谴魂技释放的要求很高,对魂力的消耗也是不小,肖笛只有两种情况下才会施展这招。

第一,敌人很强大,自己不是对手,只能利用武魂上的优势的时候;第二,当他对一个人恨到了极点的时候。

因为天谴给人的痛苦极为强烈,那是一种完全从精神到武魂甚至武道之心上的全方位打击,会让被击中者产生像是天神审判一样的感受。肖笛虽然自己并不知道中了天谴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他可是亲眼目睹过几个被他天谴攻击过的人的惨状,几乎只是一瞬间的时间就鼻涕眼泪一起流,比死似乎还可怕。

他对秦一虎使用天谴就是因为他太恨这个家伙了,当时要不是他在东泉关卡处恶意勒索自己取得的红眼格罗的人头的话,也就没有了后面被他父亲秦一山偷袭的事情,之后的很多事情也就无从发生了。

旧恨还未消除,他今天居然又撺掇着铁山兄弟来偷袭自己,要不是自己最近在天武塔内实力又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的话,今天说不定还真有点危险呢,毕竟铁山兄弟的联手攻击已经达到了黑铁武者的水准!

只要想杀自己的人,肖笛就绝不会放过他,更何况是两次!那杀了他都嫌便宜他了。

所以肖笛毫不留情的对秦一虎使用了天谴,秦一虎无论是武者等级,武魂纯度,武道之心都只不过是中下之资,那轮血色的弯月一出来他就被吓的掉了三魂六魄。至于后面的天谴攻击结束后,他被吓到屎尿齐流惊恐万状,竟然活生生的被吓死了!

肖笛将他们身上的东西都搜刮一空后,抬手在地上轰了一个深坑后将铁山兄弟尸体埋了,然后随手又将秦一虎的尸体远远的丢到荒野之中,任凭妖兽啃咬!

肖笛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后,摇了摇头,这真是何苦来由呢,好好的生活不过非要跑过来送死?不过这就是江湖,充满了恩恩怨怨。一旦被卷入就无法轻易脱身了。不是正有那首诗来描述江湖吗?

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鸿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虽然江湖险恶,但是却依然吸引着无数的人趋之若鹜,因为不管怎么样,大家至少都为自己的梦想拼搏过。不然一事无成与草木同腐,过着卑微而任人欺凌的一生,纵使活的长些又有何意义?

微微的发了一阵感慨之后,肖笛又加速继续赶向传承大厅。他完全不知道,一场惊天的杀机正在等着他。

....

政府军的东泉关卡之中,一个魁梧的男人正在一边和几个下属饮酒,一边说道:“此次遗迹的侦查,龙儿虎儿他们出发已经马上三个月了吧?不知道功法传承开始了没有?他们两人是否都能获得一个位置?”

一个下属陪笑道:“秦队长您多虑了,两位少爷此时应该正准备接受传承了吧。龙少爷自不必言,单凭他的实力绝对是稳拿一个位置,而虎少爷又有铁山兄弟相陪,必然也能获得一个。”

这个魁梧的男人正是秦一山,他闻言摸着胡须笑道:“说的也是,看来是我多虑了,不知道这段时间为啥我总有点不好的预感,大概是这几天没有休息好吧,哈哈哈。来,咱们继续喝酒!”

就在此时,他身上佩戴着的两枚圆形玉坠中的一枚突然“啪”的一声,直接炸成了粉末!

秦一山大惊失色,这两枚玉佩是他专门找高手匠人制作的,留下了他两个儿子的一缕魂力,可以随时提示他们的状况。如果玉佩断裂了,就说明他们人也危险了,而刚刚代表秦一虎的那一枚居然炸成了粉末,那说明他必然是受尽酷刑承受了无数伤痛而死!

秦一山目眦欲裂,一脚踢翻了桌子狂吼道:“谁,是谁居然敢杀了我的虎儿!”

几个下属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老老实实的站在旁边一动不动。

秦一山将屋内的东西都打得粉碎,发泄够了之后,终于冷静下来开始思考:秦一虎虽然自己武者等级不高,但由铁山兄弟一直贴身保护,而且一开始他也警告过他,进去遗迹之后不要和别人争抢资源,只要等最后传承的时候抢下一个位置就可以了。所以不应该和别人发生冲突才对。

除非是...

肖笛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秦一山的脑海里,想到秦一虎对他的深深的怨恨,必然一有机会就会去找他报仇。虽然不知道这个小杂种是怎么躲过铁山兄弟的,但是唯一的嫌疑就只有他。他进去遗迹之前羞辱虎儿的眼神自己还记得,那是一种多么冷漠但又残忍的眼神,一定是他下的毒手!

好一个畜生,竟然敢对我秦某人的宝贝儿子出手,我一定饶不了你!非要把你挫骨扬灰不可!

想到这里,秦一山低声对下属们喝道:“我记得几个月前那个风家四霸之中的老大风天龙,就在我们这里的重刑犯牢狱之中吧?快带我去见他!”

一个下属唯唯诺诺的说道:“队长,这个重刑犯牢狱要进去,按照规定必须有中尉以上的大人签字才可以,您现在还只是少尉,这个你看。。。”

秦一山怒道:“我让你带路就带路,规定的事情我到时候会找我弟弟秦一海中尉帮我搞定的,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快走!”

那名下属看见秦一山处于暴怒之中,不敢再啰嗦,老老实实的把他带到了重刑犯监狱之中。

只见最中间的一座防守最坚固的牢房之中只关押了一个重刑犯,这是个三十五到四十之间年龄的一个男子。他的秃头上锃明刷亮,随随便便的穿着一件破囚服,身上的肌肉极为发达,目光却很阴翳。从武者气息上来看至少也是一名黑铁初阶巅峰级别的黑铁武者,实力犹在已经是黑铁初阶大成修为的秦一山之上!

他就是祸害整个北郡镇周围方圆几百公里的盗贼团伙风家四霸中的老大风天龙,他们四兄弟组织了一大批亡命之徒,杀人放火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而且最喜欢杀害宗门和政府军的人。他们的悬赏令几年来一直停留在各大宗门的任务墙里,奖励不知道已经翻了几番了,但是始终没人能完成任务。

这四兄弟不仅都是黑铁武者,而且手下的几十人也都是十级以上的武者,再兼他们狡猾无比,行动如风,很少在一个地方长时间停留,非常难捕捉。三宗一军也曾派过长老级别的高手出手,但他们如果发现追捕他们的人太强的话,就会阴险的躲进深山里打游击。

这些长老们个个都是位高权重,繁忙的很,不可能一直和他们耗着,最后只能无功而返。而这些高手们一旦离开,他们马上就又出来作案,所以让三宗一军的高层都极为头疼但又毫无办法。

直到三个月前,风家兄弟也算是好运到头了,他们正好遭遇了光明教廷来北郡镇巡视的【光明】骑士团的一支小分队,普一交手他们就死伤了十几名手下,老大风天龙当机立断,舍命为三位弟弟掩护断后,结果被对方的带队首领——一名黑铁高阶武者轻松活捉,送到了就近的东泉关卡的政府军监狱里面。

看到秦一山进来,风天龙大模大样的说道:“狗官,这次又换你了啊?老子已经说过了,你们再来多少次也没用,要杀要剐随便你们,老子绝对眉头都不皱一下,但是想让老子出卖自己的兄弟,没门!你们就死了那条心吧。”

秦一山看着他皱了皱眉,他实在不喜欢和这些毫无素质的江湖中的人打交道,但今天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他速来残酷的脸上勉强挤出来一个笑容说道:“风天龙,今天我不是来问你消息的,我只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这交易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

风天龙冷笑道:“你会有这么好心?你是想玩什么鬼花招吧,不妨说来听听,正好给老子解解闷也好。”

秦一山在政府军里一向跋扈,何时受过犯人的气?但今天实在有求于人,他强忍怒气笑道:“这件交易真的对你有好处,我需要你的兄弟在外面帮我做一点事情,只要成功了,我会想办法放你出去,你看如何?”

风天龙眼睛一亮,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是人,不过他还是不相信会有这么好的事情。他慢条斯理的说道:“你们政府军势力这么大,又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这些江湖中人来做的呢?你莫不是拿老子寻开心吧?”

秦一山凑到他跟前,悄悄说道:“这件事不方便我的人出手,但是你们做起来却是轻而易举,你只要通知你的兄弟帮我除掉一个北郡宗的外门小子就行了。我可以以武道之心发誓,成功之后会想办法放你出去,到时候对外宣称有人劫狱救你就行了。反正你的生死和我也没有关系,怎么样,这事情对你是一件大好事吧?”

这个大陆的武者一般很少拿自己的武道之心发誓,这是除了天风阁的契约之书以外最有效的誓约了。

风天龙沉思了半响后,又暗中仔细的观察了一番秦一山,确信他没有玩弄诡计。不过他老奸巨猾,故意慢吞吞的又提了一些诸如在监狱里要酒要肉要女人的小要求,秦一山强忍怒火也都答应了他。

最后风天龙大笑道:“秦队长你放心吧,不就是除掉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吗?你就放心吧,保险起见,我会让我的兄弟们全部出马,一定帮你干的漂漂亮亮的!”

秦一山眼中抹过一丝仇恨至极的神色,心中暗道:肖笛,就让你再最后得意几天,这一次一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