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九章 联手武技

铁山铁海两人一看普通的招式无法碰到肖笛,就决定动用武技了。

“黑暗天幕!”

两人一左一右,各自锤影狂舞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色半圆,阴风阵阵,鬼哭狼嚎,似乎还能通过声音对对方进行干扰。然后两人全力往前一推,两个半圆合成一个直径足足十丈开外的整圆将肖笛包在其中。

秦一虎在一边看到肖笛没有逃脱出黑色圆球不由得大喜:“小子,任凭你再能蹦跶也没用,孙猴子跑的再快又岂能逃过如来佛的手掌心?这下子看你还怎么逃,你就等着被铁锤打成肉酱吧,哈哈哈。不过可惜,少爷我没有机会亲手报仇了。”

肖笛来这个大陆之前,这个身体本身的武魂就是一种叫做黑云武魂的黑暗系卒武魂,但是可惜肖笛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这个黑云武魂就被他的奉献武魂强行吸收了,使得他一直都没机会真正的体验过黑暗系武魂的效果。

此时他仔细的近距离感受了一下,发现那些黑暗元素的运行轨迹十分诡异,往往都不是按照常理而是剑走偏锋。要论绝对的攻击力,它们似乎比不上金元素的一往无前的无坚不摧,也比不上火元素的狂暴的爆发力,但是它们的攻击方式却太诡异了,让人防守起来异常费力。

“哼,我倒是想看看你们的这个黑暗天幕的攻击力能有多强!”肖笛冷哼一声,将自己的土之意境发挥出来。只见周围沙土飞扬,卷成一片片黄幕,然后无数的土元素被肖笛召唤出来,将他的身体牢牢围住,然后和他的真元一起形成了一道薄薄的淡黄色护甲!

只见外围的一大圈黑幕越来越小,最后又化为了无数道黑色的锤影向肖笛轰来。肖笛不躲不避,任凭锤影轰在自己的淡黄色护甲之上!

铁山铁海都是大怒,他们感受不到肖笛的土之意境,以为肖笛是如此的看不起他们,竟然只是想要单凭自己的真元防御就硬接他们的武技。

铁山吼道:“你这个嚣张的小子,难怪主人一定要我们击杀了你,果然可恶。你以为就凭你这九级武者的小小防御力就能挡住我们兄弟的黑暗天幕吗?做梦,你就等着受死吧!”

“轰轰轰....”

黑暗天幕中的锤影何止千道,洪炉打铁般乱披风似的尽数轰在了肖笛身上,只听到暴击之声不绝于耳,然后空中一片黑色和黄色的烟尘交织在一起,卷起漫天飞沙。

如此疾风暴雨的攻击,那个肖笛一定都被打成肉酱了吧?铁山铁海对看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一抹喜色。

秦一虎更是得意忘形:“肖笛,让你小子再嚣张,居然敢硬接这千记锤影。这下子你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吧?哇哈哈哈。”

但是漫天黑黄烟尘散去之后,他们惊讶的发现肖笛居然一动没动,脸上的那抹笑容都没消失,身上也并无半处伤痕。只是身上的那道黄色护甲的光泽微微黯淡了些。

肖笛微微一笑,但眼神中抹过一缕不屑之意:“这就是你们所谓的黑暗天幕武技啊?你们难道就这么一点点力气吗?小爷我站着不动让你们打你们都打不动,还敢妄称什么武技?你们两个兄弟以前一定是政府军里淘汰下来的铁匠吧?”

两人被肖笛嘲讽的面红耳赤,勃然大怒的手持黑铁锤向肖笛攻来,恨不得一下子把肖笛砸成肉饼。

肖笛不慌不忙,眼中寒芒一闪,凝聚真元于双拳之上,一拳一个,分别正面轰在了两人的铁锤之上。

“轰,轰”

只听到两声爆响,肖笛的一对肉拳的威力竟然不在铁山铁海的黑铁初阶重锤之下,而且似乎还犹有过之。对轰过后,肖笛纹丝不动,而铁山两人都连退了三四步才站稳身形。

什么!

铁山铁海和秦一虎都是大惊失色,不由得面面相觑,肖笛速度快也就罢了,防御力也是如此惊人,而最后他竟然硬碰硬的靠力量正面轰退了两名彪形大汉,还是赤手空拳!

秦一虎两腿开始筛糠了,他惊恐万状的对铁山兄弟说道:“你们这两个废物,我爹把你们夸到天上去了,说只要有你们在,我在这里就谁都不怕了。还说传承之位就靠你们两个了,没想到你们连个小小的九级武者都打不过,这,这该怎么办?”

铁山铁海对看一样,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要不是欠了秦一山太多的恩情,他们又怎么愿意来陪同这样的一个废物二世祖?同样都是九级武者,这个秦一虎简直连肖笛的一根小手指都不如!

铁山强压怒火对秦一虎说道:“二公子莫慌,我们兄弟的联手之技还未使出,我们如果认真动手的话,那个肖笛必死无疑。”

秦一虎喜道:“原来是这样,那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快快动手干掉他,以免夜长梦多。”

铁山铁海对看一眼点了点头,然后两人两手相握站到了一处,两人之间的真元形成一个大周天,开始在两人之间流转起来。

两人对肖笛说道:“进入这个遗迹以来,我们还是第一次使用这套联手之技!能够死在这套武技之下,你也足以**了。”

肖笛表情也凝重了起来,他的武魂的感知能力何等强大,他能清晰的感到两人之间的真元越流动越快,真元质量也变得越来越高,隐隐竟有了一丝黑铁真元般的浓厚之感。

这时候铁山和铁海之间的吸引力越来越强,拉扯的周围的气流都咆哮不已,卷动着地上的砂石漫天飞舞,周围树上的树叶和树枝也被吹得断折无数。气势极为惊人!若不是亲眼看见很难想象,这居然是初级武者能够释放出来的气息!

须臾后,两人的真元和气势都聚到了顶点,身上黑光大盛,像是两只金背山熊一样的威武。铁山冷冷一笑,左手轻轻一挥,一道弧形波气像一把巨大的镰刀一样向肖笛腰间斩来!

肖笛不敢怠慢,风之意境发动,将将的躲过了那道黑色的弧形波。然后那道弧形波继续向后飞去,竟然硬生生的把肖笛背后的一座小石山斩成了两截!

肖笛瞳孔微微收缩,这威力显然已经超出了初级武者的范畴,那种浓稠的真元纯度完全达到了黑铁武者的标准,而且这只不过是铁山的随手一挥而已。

两个人怎么瞬间实力就上涨了十倍以上呢?刚刚肖笛觉得他们两人也只不过是中等实力的十级巅峰武者而已,不要说天武塔中的第一集团的五人,就算是第二集团中的唐霸也可以轻松的打败他们,没想到他们刚刚运用了不知道什么联手武技之后,威力竟然达到了黑铁武者的水准!看样子这套联手武技不一般!

肖笛猜的没错,铁山兄弟两人正是掌握了一种罕见的联手武技,这种武技对于使用者的要求极为苛刻,不仅两人的真元,体型,修为,魂力等等方面必须极为相似,而且还要心意相通才行,不然在施展过程中只要两人稍有不同步,轻则武技无法使出,重则真元混乱,两人都会经脉寸断而亡。

但是严苛的要求带来的收益也是极为丰厚的,这套武技一旦施展成功,两个人的真元质量将会大幅度增加,不仅仅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可能是等于三甚至等于五!铁山兄弟两个自从学会这套武技之后,为秦一山屡建奇功,甚至曾经击杀过一名黑铁初阶的武者!所以秦一山才让他们两个来保护自己的小儿子,自觉万无一失。

铁山和铁海狞笑着肆意攻击着肖笛,每次举手投足间都是一道堪比黑铁武者强度的真元波,肖笛风之意境发挥到极致,身形向一片叶子一般的轻盈的飘来飘去,但任凭铁山兄弟的攻击如狂风暴雨般密集,始终都未能沾到他的一块衣角。

铁山怒道:“肖笛,只是躲避算什么本事,是男人的话就和我们堂堂正正的一战!”

肖笛冷笑道:“你也知道是【你们】啊?你们两个堂堂的十级巅峰的武者联手对付我一个人,居然还用什么联手武技。现在你们还有脸面在我面前来说什么堂堂正正?你们不觉得脸红吗?”

铁山铁海都是面红耳赤,一时语塞。

肖笛又是傲然的一笑:“尽管你们无耻,不过我也不打算和你们耗下去。你们也攻了半天了,接下来也轮到我了吧。你们接招吧,风毒九击!”

肖笛眼中寒芒一闪,九头蛇武魂的毒性和风之意境同时发挥到极致,身上的灰白色和紫色相间的光环再次闪耀起来。周围的空气形成了道道暴怒的龙卷风,声势丝毫不在刚刚铁山兄弟的联手武技之下。

铁山狂笑道:“肖笛,你的武技看上去声势也不错。不过任凭你怎么挣扎,我就不相信你能挡住我们兄弟的武技!你去死吧。”

说完,铁山和铁海双手连续挥动,又是一大批黑色的弧形真元波铺天盖地的向肖笛狠狠冲去,想要把肖笛一击致命!

肖笛冷冷一笑,抽出金丝斩舞了数十个剑花,风毒九击也释放出来。此时他九级巅峰的真元完全不是之前八级的时候所能比拟的,几千个影子握着风力和毒力混合的真元球毫不畏惧的向着那一批黑色弧形波对轰而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