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六章 连本带利一起还

大惊的人叫做赵军,是外门的一名执事。当时正是他主持肖笛他们那一届的北郡宗选拔赛,当时肖笛拿了第一名以后,他一方面因为想起这个肖笛曾经得罪过上司葛飞扬的侄子葛彦飞,这正好是个拍马屁的机会。另一方面700积分可不是小数目,赵军也想自己中饱私囊,肖家这种小家族正是鱼肉的对象,别说他们未必能知道自己中间克扣了,就算知道了,他们又能怎么样?

赵军千想万想都没有想到过肖笛的表现居然如此优异,这时候听到法家乐在问肖笛之前选拔赛的事情,他吓得简直魂飞天外。赵军急忙给肖笛传音,传音这是黑铁以上武者独有的技能,可以在一定距离内和另一名武者密言而不会被人听到。

赵军对肖笛威胁道:“肖笛,之前那件事情你千万要保密,你就告诉法家乐长老说当时给你发了1000积分,事后我会把那700积分补偿给你。不然的话以后有的你苦头吃,我背后的人可是葛飞扬长老,你只要在外门一天都逃不脱我们的手掌心。你最好识相点!”

肖笛听到赵军的传音后心中冷笑,小爷我连葛飞扬本人都不怕,更何况你这条狗了?本来我还不想把这件事弄得太大,今天你还居然敢来威胁我,那不狠狠收拾你一把就太对不起我自己了。

想到这里,肖笛“难过”的对法家乐说道:“我当时拿了肖家王家徐家三家的北郡宗选拔赛的第一名,但只拿到了300积分,我还问过当时的负责人是不是发错了,但是他说以我的这种实力就算来了北郡宗也不过是废物而已,能发300积分就不错了,有本事你就去北郡宗告我好了,看到时候是谁倒霉,我人微言轻也不敢多说。这件事我本来不想说的,法长老您既然问起来了我如果还隐瞒那就是不尊重您了。”

赵军背上的冷汗马上就流下来了,这个肖笛完全不理会自己的威胁,而且还添油加醋的编排自己。尼妹妹的,我扣了你的积分不假,但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

法家乐瞳孔收缩起来了,沉声问身边人:“当时去主持肖笛他们的选拔赛的是谁?”

早就有人答道:“是赵军执事为主,内门弟子曹宇为辅。”

法家乐平静的说道:“把他们两个人给我叫过来,让他们和肖笛当面对质。”

熟悉法家乐的人都知道,这位法家的长老说话的声音越是平静,就表明他越愤怒。赵军平时就一直在拼命巴结葛飞扬,替葛家做了不少事情,法家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今天看来是要借题发挥了。

赵军吓得马上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法家乐和葛飞扬说道:“属下在此。”

法家乐平静的问道:“赵军,刚刚肖笛说的可是实情?”

赵军满头大汗,他简直恨死肖笛了,没想到这个家伙还只是个新人就敢和自己作对,事后绝对饶不了他!但是现在他不敢再狡辩了,毕竟当时现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他连忙说道:“法长老明鉴,都怪我当时一时糊涂贪图了肖笛的一点积分,但是我可从来没有说过那些后面威胁他的话啊。”

法家乐转过头亲切的问肖笛:“肖笛,当时和你说话的就是这个人吗?”

肖笛点头肯定:“就是这位执事大人,就是他说我这种实力在北郡宗也是废物的。当时我们肖家王家徐家的很多人都在场,这位曹师兄也在场的,他当时还力劝这位执事大人,但是他坚决不听!”

肖笛说的师兄正是刚刚赶到场的曹宇,他现在人在内门,严格来说并不归法家乐和葛飞扬他们管辖。但是曹宇也是个挺聪明的人,早就看出场上的形势了。

他知道肖笛刚刚是在给赵军栽赃,而且顺便还把自己给拖下了水。但是这个肖笛太霸道了,根本不给自己选择的机会,这时候自己难道还能站出来说赵军是无辜的,其实是自己和他一起贪污了些积分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更何况这个肖笛太辣手了,绝对是个只能配合不能得罪的人物。

曹宇心里默想,赵军兄,对不起了啊,谁让你不识眼色得罪了这个小霸王肖笛呢?而且现在也不回头,你自己想死我可就不陪着了。

想到这里,曹宇连忙上前对葛飞扬和法家乐施了一礼:“两位长老好,当时正是我和赵军执事一起去的。肖笛师弟说的不错,赵军一定要克扣宗里发给肖笛他们的奖励,我也是苦口婆心的劝他,但是他就是不听啊。当时队伍是以他为主,我只是配合一下,所以我最后也没有办法。他当时还想分一点积分给弟子好堵住弟子的嘴,但我一直都聆听长辈们的教诲,又怎么肯做这种违背宗里规定的事情呢?”

赵军脸都绿了,尼妹妹的,你什么时候劝过我了,还尼玛的“苦口婆心”?你当时平分那一半积分的时候笑的多开心,这转眼就把脏水全泼给我了啊。

他连忙指着曹宇和肖笛大喊:“他们两个联合起来说谎,我从来没有威胁过肖笛,这个曹宇也从来没有劝过我,他当时也拿了一半积分的。两位长老明鉴啊。”

曹宇也急了,看来赵军也不是个善茬啊,非要死咬自己,他正准备说话,肖笛对他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说,你放心吧,站着看就好了。

然后肖笛对着王家,肖家,徐家的众多新人喊道:“大家作证,当时的情形我说错了没有?”

肖笛拿了新人王冠军之后,肖家王家徐家等三家的弟子早已把肖笛奉若神明了,连之前还曾经说要和肖笛较量一番的王猛也不例外,一个考了70的人可能会嫉妒考了75分的,觉得对方不过是运气好,自己也并不比他差。但是对于一个考了100分的人反而不会再有这种情绪,就只剩下崇拜和尊敬了。

当下王猛急忙大喊:“我就是当时的第二名,当时也只拿了两百积分,我证明肖笛说的话都是真的。不过肖笛太善良仁厚了,好多话说的都太客气了,之前这位赵军执事说的话比肖笛转述的难听多了,他不仅看不起肖笛,还看不起我们三个家族,说北郡宗有我们不多没我们不少!”

肖莉听到后心里一惊,这个王猛的学习能力很强啊,居然已经有了肖笛影帝的三成功力了,自己看来得迎头赶上才行。

这家伙居然还说肖笛太“善良仁厚”了,尼玛肖笛这家伙对待敌人什么时候善良仁厚过?他每次都恨不得把对方羞辱的买块豆腐自己撞死才甘心!幸亏自己早早的认清形势跟从了肖笛,这才不用担心被肖笛羞辱折磨,反过来还可以笑看肖笛折磨别人。

肖莉连忙带领众人喊道:“我们都可以替肖笛作证,赵军在说谎,希望两位长老主持公道。”

法家乐脸色一板:“赵军,你说肖笛说谎,曹宇说谎,难道这在场的近百人都在说谎,就你一个人在说真话吗?你说肖笛是废物?笑话,要是肖笛都是废物的话,那我们法家的法金龙和其余各家的优秀弟子又算什么?你的狂妄差点让我们北郡宗失去了一位百年难遇的天才!还说什么肖家王家徐家都是北郡宗的负担?他们都是我们北郡宗的重要成员。你现在还有何话说?”

赵军的脸色已经像死人一样了,全场近百人都在指责他,他现在是有口难辩,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他跪倒在法家乐面前连声求饶:“法长老,属下有错,请您从轻发落。葛长老,您一定要帮我说话啊,我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您啊,我是听说肖笛得罪了您的侄子葛彦飞才这么做的...”

他话还没说完,葛飞扬早就大怒的过来一记耳光将他打翻在地:“你这混账,自己做错了事情居然还妄想拖累与我,想我葛飞扬堂堂的外门长老怎么会让你做这种恶心之事。都怪我有眼无珠,之前居然没有认清你的真面目,此事我一定会向上面做深刻的检讨的。”

大家心里都是一阵唏嘘,明白葛飞扬这是急着撇清自己,这下子赵军彻底完蛋了,最起码执事的位置是没了。弄不好还会被赶出北郡宗去。

赵军这时候心里后悔死了,自己为什么当时要去贪图这个混账肖笛的那700积分呢?而且刚刚为啥还要傻乎乎的威胁肖笛这个恶魔呢?这家伙也太恐怖了,一转眼就拉了这么多人来和他一起说谎诬陷自己,甚至连那个曹宇也都被拉走了,而且转过头就狠狠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其实赵军并没有明白自己真正的错误在哪里。克扣积分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大陆,强者欺压弱者的情况遍地都是。他如果克扣的不是肖笛而只是一个普通肖家弟子的积分,肯定没有人会愿意为一个普通的肖家弟子来得罪他这个堂堂的黑铁武者的。他错就错在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而且事后居然还打算威胁肖笛更是彻底激怒了肖笛,这才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说到底,结论只有一个,这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而肖笛的整体实力比他强多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