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章 就在这个夜晚

简单的道理,嘉靖帝想得到,徐阶也想得到。

这是徐阶最不想看到的局面,钱渊和严党联手。

事实上,这不是第一次了,早在钱渊还未中进士远在东南的时候,和张经、李天宠格格不入,却和赵文华、胡宗宪打得火热,最终上京搅动风云,奠定了胡宗宪在东南的地位。

送出去的孙女,徐阶早就不在乎了,看的清清楚楚,一个孙女难以笼络钱渊……说的再不客气点,如果钱渊愿意投入徐阶门下,或者向徐阶靠拢,孙女婿如何比得上女婿呢?

徐阶有点丧气,已经几次交代,将目标对准胡宗宪,不要去招惹钱渊那个马蜂窝……只不过略略提到宁波税银账目而已。

看上去以钱渊、徐渭为首的随园士子被骂得挺惨,但徐阶并不认为随园会吃亏……他刚刚得到消息,宁波府衙拨银五万两,户部于北地采买粮食以济辽东镇。

事情都摊开了,方钝也不在乎,消息很快就散播开了,徐阶都知道除了送往辽东、大同、蓟门的军饷钱粮之外,户部太仓库尚有存银数万两……大都是宁波府押送入京的。

徐阶很难相信,不过大半年的光景,从无到有,居然能敛财数十万两白银……但又不得不信。

徐阶觉得,自己已经足够高估那位孙女婿了,没想到还是低估了。

书房里安安静静,但徐阶耳边乱糟糟的一片,他已经无力去掌控科道言官的舆论走向了,他从西苑回府后,居然还有几个门生前来拜访……毕竟钱渊是徐阶孙女婿嘛,懂规矩,弹劾前要来打个招呼。

此时此刻的张居正,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如今京中,除去知晓内情的徐渭和嘉靖帝,隐隐猜到几分的严世蕃,看的最清楚的就是他了。

毕竟曾经是志同道合的知己好友,又曾经在杭州城听过钱渊很多很多关于海贸的观点?又对钱渊其人手段有着足够的了解?张居正很快判断出,引火烧身?是钱渊刻意为之的。

“如何了?”已经有点显腹的徐氏缓步走进书房?身后丫鬟端着两碗燕窝羹放在桌上。

看丫鬟出门,张居正才轻声道:“近半科道言官弹劾随园?明日可能更甚。”

徐氏微微蹙眉,“劫掠商船?杀人越货?勾结倭寇,是真是假?”

张居正叹了口气,“无论是真是假,岳父此番算计已然落空。”

看妻子一脸疑惑?张居正详加解释道:“原本只是想在宁波税银账目上做些文章?试探一二,再继大洲公即将送入京中的奏折……大洲公弹劾胡宗宪剿倭不利,温州、处州两府倭患不息,台州府、宁波府倭患再炽……”

听到这,徐氏恍然大悟?“剿倭不利,并贪污军饷?可能还贪了宁波府税银?”

“不错,如若顺利?胡宗宪即使不去位,也要吃个大亏。”张居正苦笑道:“但这两日?莫名其妙风向一变?均在弹劾展才违背祖制开海禁通商?并劫掠商船,杀人越货……此事颇有蹊跷。”

顿了顿,张居正重复了遍,“真蹊跷……今日文长还带着随园众人去六科闹了一通,展才不在京中,文长是随园中坚。”

“杀人越货……”徐氏喃喃道:“只怕另有内情。”

“不错,很可能另有内情。”张居正低声道:“刑科给事中吴时来是台州人氏,信誓旦旦作证……但先不论展才之能,以其心性,不至于此。”

“心性?”徐氏的声音有点尖锐。

“东南称其‘扫帚星’、‘钱砍头’,四度败倭砍下首级垒成京观,此事哄传天下,均道展才杀性太重。”张居正摇摇头,“但其人行霹雳手段,却有慈悲心肠……”

“慈悲心肠?”徐氏的声音不仅尖锐,已经有些颤抖了。

张居正脑子正在高速运转,完全没发现妻子的异样,低声道:“当年展才不过一介生员,目睹倭寇荼毒东南,若不是慈悲心肠,如何会单身再赴松江襄助双江公呢?”

“一介生员,此事与他只是锦上添花,若败,却是一切成空,若无慈悲心肠,如何会有此举?”

“嘉靖三十四年,百余真倭穿插数千里,由徽州府北上攻南京,沿途烧杀抢掠,无数村落被焚……如今却大都重建,便是展才私下出银。”

“当年,他就连杀父杀兄的仇家都不肯断其香火,如何做得出这等事?”

那是张居正和钱渊相交的关键点,当年在杭州城,张居正亲眼目睹钱渊如何玩弄人心,将金宏、张四维扫落尘埃,但他也看到钱渊放过了金宏的幼子,并没有赶尽杀绝。

张居正可能是这个时代最出色的政治家,但绝对是个直男,他深深惋惜于和钱渊的断交,他深深遗憾不能和钱渊携手共进……却完全没发现身边妻子咬得嘴唇都出了血。

徐氏如何不恨啊?

张居正都将钱渊捧上天了,越是赞誉,徐氏越是心如蛇噬。

“不知此番变动,是展才主持还是文长……”张居正喃喃道:“不过展才必有后手……如有后手,现在应该差不多了。”

长时间沉默后,张居正侧头看了眼,徐氏眼中颇有迷茫之色……张居正神色一紧,感觉头巾有点绿。

张居正的判断很正确,如有后手,现在应该差不多了。

就在这个夜晚。

宁波府,空中悬着明月,皎洁的月光投在江面上,沉重的划桨声、低低的呼喝声不时响起,时不时还传来兵器撞击的锐响。

不能再等了,虽然在附近的宁海、定海又闹出倭寇来袭的戏码,但位于象山岛的杨文所部已然启程回镇海。

如杨文所部抵达镇海,再也没有任何机会了。

杨文身为游击将军,麾下两千兵丁,其中半数都是参加过上虞大战的老兵,这一年来多次出战,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已然是名声大噪。

数十艘船只隐藏在奉化江边的小渔村中,悄悄启程扬帆划桨,迅速通过鄞江,直入甬江。

船上有携带兵刃的八百青壮,镇海县附近还有数股被重金募来的盗匪、小股海盗,一旦事成……周复相信,镇海必为焦土。

顺江而下,又恰巧顺风,船只轻盈的在江上航行,高悬头顶的明月突然躲进了厚厚的云层,似乎不想目睹接下来的惨状。

吴志抬头看了眼,低笑道:“运气不错,只要能掩至码头,就有六成把握了!”

周复紧紧握住手中刀柄,看着远处在黑暗中若隐若现的海船,按规矩,这些海船夜间不允许停靠在交易的码头上……空空如也的码头,给出了足够的空间和时间。

只要成功登上码头,立即能点燃码头左右数百件房屋,火势一起,埋伏在左右的海盗、盗匪就会扑来,对面金鸡山的那些海商……或者倭寇很难忍住这种近在咫尺的诱惑。

“打出灯笼。”

船只缓缓停下,两盏灯笼打出后,一艘小船迅速靠了过来,周复直接跳到小船上,片刻后爬回大船,点头道:“钱渊就在侯涛山中。”

吴志声音有些颤抖,“不在威远城?”

“不在。”周复低声道:“使人买通了钱家一个仆妇,将其独子掠走,黄昏时送出的消息。”

吴志深深吸了口气,带着点腥味的潮湿海风迎面扑来,他高声呼道:“点火!”

为您推荐